赛车

雷震八荒 293.第二百九十三章 、怀疑怒斥

2020-01-18 00:52: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雷震八荒 293.第二百九十三章 、怀疑怒斥

凌况天与桂淑茜两人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疑惑,似乎对于欧方运的话,也不是很赞成,毕竟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面子,而采取了如此低劣的手段,那还真是有些奇怪了。

“是啊,师傅,徒儿早就怀疑了,而且也百思不得其解,像极灵宗的一些高修为修士,想要得到我们清丹宗的炼丹手法,也是非常容易啊。

说不定那个万老头早就已经将清丹宗的炼丹术,交给归宝修习了,才能让他这个卑鄙的弟子成为炼丹师的,最后赢下比试的。”聂才远听到了欧方运的话,立即附和道。

“放肆,极灵宗的万老头是金丹期修士,也是你个孽徒叫的么,没大没小,而且就算归宝事先会了本派的炼丹手法,你们都还比他差,就说明你们比他没用,还有脸在这里胡乱猜测,你不觉得丢脸,为师还觉得脸上挂不住呢!”欧方运立即对着聂才远怒斥了起来,甚至连其他弟子也一起教训了。

“请师傅恕罪,弟子知错了。”聂才远脸上立即惊恐了起来,急忙跪下,请求恕罪了。

“哼,就算他没学本派的炼丹手法,照样也能成为炼丹师,你们别以为只有清丹宗有炼丹师,别的门派就没有了,真是目光短浅!”欧方运还是继续怒斥道,似乎气得不轻。

“聂师侄,你们起来吧,你们须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却不可以小觑其他门派的弟子,也不用妄自菲薄。

况且本宗在修仙界中延续了这么多年,炼丹术早已经被其他门派所熟知,这也是非常正常的,但是本宗最重要的东西,还是炼丹丹方,所以你们也要记住了。

另外,刚才你们的怀疑也有一定的道理,可是要让别人信服,还必须找到了证据才行,所以我们也不能胡乱猜测。”桂淑茜见到了欧方运爆发了怒火,急忙出来阻止,并且也让聂才远起身了,免得等人遭受责罚。

“谨遵师傅、师叔教诲,弟子们记住了。”聂才远等人却没想到自己的师傅会如此发怒,幸好此时有别人在此,不然等下还不知如何是好,顿时也战战兢兢的起身,站在了一旁。

听到众人的议论与猜测之后,凌况天也点了点头,毕竟这只是两个门派的交流,胜负根本就不是很重要,于是对着欧方运与桂淑茜讲道:“欧师兄、桂师妹,接待傅洋涛等人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好!”两人都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随即凌况天就出了这个精致的内事厅堂,独自离开了,让欧方运等人自己商量了。

此时,在一旁的默默不语的巩伶伶,思量了一下,又讲道:“师伯、师叔,这归宝从入门修炼到现在,只不过十五、六年而已,修为已经来到了筑基初期三层,甚至还可以闭关冲击筑基中期了,修炼的速度可谓是极快啊。

而且据师侄观察,他对于炼丹一途,也是非常有天分的,但是要如此之快的修炼本宗的炼丹术,的确是不可能的。”

“恩,巩师侄说得没错,对了,你们见到了那归宝炼丹的时候,是否有什么怪异之处?”桂淑茜点了点头之后,询问道。

聂才远等人互相望了一下,却是看不出任何奇怪之处,而最奇怪的就是他现学现用,使用了清丹宗的炼丹手法了,于是四人也都摇了摇头。

而巩伶伶思量了一下,回复道:“师侄觉得那龟宝虽然是筑基初期,可是灵力强度非常强悍,似乎不是一般筑基初期的弟子可以比拟的,甚至连一般的筑基中期四层的修士,灵力都无法达到他那么强悍一般。

而且他炼丹的火候控制得无比均匀,聂师弟等人却在均匀之中,还带着一丝丝波动,似乎龟宝对炼丹术非常娴熟一般,所以他炼制丹药的速度,要别人快上一些了。

而他炼丹的青铜色丹炉,似乎也有些奇异,外表看着非常古朴,应该是中阶法器的范畴,可是开始炼丹之后,效用却比一般中阶炼丹炉要好上一些,这三点就是师侄看出了的一点差异了。”

“原来如此,若是有了这三点,而聂师侄虽然比他更早炼丹,但是却几乎同时完成,那就比较好解释了,当然也可以反映他的炼丹术,为何会如此强悍与快速了。”桂淑茜又再次点头,讲道。

聂才远四人却是恍然大悟一般,可是对于巩伶伶对于龟宝的评价,却是不以为意,甚至还有些排斥与反对,可是谁也没有说出来,避免又遭受到两位金丹期长老的怒斥。

而且巩伶伶是凌宗主得力弟子,在门派里面又是声名远播,地位与权力都不小,也不是可以轻易得罪的人,所以也没有人敢反驳她了。

“巩师侄说归宝与门下弟子对比的前两点,若是有如此差别,当然也可以得出了炼丹术的强弱了,不过,思来想去,师伯倒是对他的中阶炼丹炉比较感兴趣了。

毕竟炼丹炉是清丹宗弟子炼丹最常用的法器,所以是再熟悉不过了,于是炼丹炉品阶的高低,品质的好坏,不但影响到炼丹的速度,还影响到了出丹的品质

所以师伯觉得在你们比试中,倒是可以交换使用炼丹炉,瞧瞧他炼丹炉的品质,而且是否有什么异常了。”欧方运思量了许久,又提议道。

“是啊,师傅,这我们倒是没想到。”聂才远脸色一惊,忽然又大声喊道,而欧方运的话似乎让他有醍醐灌顶的感觉,立即就醒悟了起来。

“哼,一副大呼小叫的模样,真是丢人,老夫的脸也都让你们丢光了!”欧方运盯着聂才远,又再次怒斥道。

而聂才远忽然又缩了回去,一副噤若寒蝉的样子,沉静了下来,立即不敢再说话了。

“那行吧,你们也就先下去休息了,接下来几天,你们可以找一些在某种方面有特长的弟子,再与他们比试一下各种技能。”桂淑茜又望了几人一下,慢慢地讲道。

“是,师叔!”聂才远等人就答应了下来,而且互相望了一下,脸上同样露出了笑容,随即众人就离开了,返回修炼的洞府。

翌日,巩伶伶、聂才远、聂才近,带着另外一名粗犷弟子,来到了龟宝等人停歇的庭院中,而傅洋涛见过他们之后,就让他们与龟宝等人一起去交流切磋了,傅洋涛自己却是返回了房间中,继续修炼了起来。

巩伶伶见过华袖霞等人之后,又客套了几句,然后又再次详谈了起来,并且都在讨论今日要比试什么技能了。

“聂师兄,昨日输了还服气么?要不要今日再比试一次?”姚小琰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又以调侃的口气问道。

“呵呵,姚师妹,我才没那么小心眼呢,归师弟的炼丹之术的确高超,就让师兄我也佩服不已,今日倒是想再领教一次,不知归师弟是否愿意赐教啊。”聂才远已经没有了那种轻浮的心态了,对着龟宝倒是非常客气地讲道。

“聂师兄过奖了,师弟也只是使用了清丹宗的炼丹之术,才侥幸赢了而已,而清丹宗的炼丹之术博大精深,在清丹宗里面比试炼丹术,师弟的确有种班门弄斧的感觉。

而今日就不比炼丹术了,先比试其他的吧,也好让我的各位师兄弟也见识一下清丹宗的各种高超技能。”

龟宝同样也非常恭敬地讲道,并且还委婉地拒绝了,而不单是傅洋涛吩咐的,也是龟宝的真实想法,避免等下出现什么破绽,那就有些麻烦了。

“归师弟谦虚了,不过师弟的提议,倒是非常符合多样交流的目的,的确也需要让各位师兄弟,都参与进来,多多切磋交流,才能提升各人的水平啊。”聂才远也只是淡淡一笑,也并没有强求。

而龟宝周围的弟子一瞧,顿时脸上都露出了一丝喜悦,暗道接下来应该轮到自己出马了吧,但是聂才远如此“通情达理”,倒是让龟宝等人有些惊讶。

可是方宏坚与展重忠听到了龟宝的话后,却都觉得他的话都非常刺耳一般,似乎在施舍一般,顿时就更加厌恶龟宝了。

“那各位师兄你们想比试什么呢?”在一旁脸色腼腆的广元青,却是非常好奇,在姚小琰没有提问之前,已经率先询问了,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了。

“先让我来介绍一下这位铁师兄,他对于炼器、鉴别法器都有独特的爱好,所以今日就先比试鉴别法器,然后再比试炼器,不知各位极灵宗的师兄弟、师妹,你们觉得如何啊?”聂才远笑着问道,而且还介绍了旁边一位魁梧、方脸的筑基初期弟子。

而这位铁姓的筑基初期修士,相貌比较老沉一些,大概也在三十几岁的样子,相比众位比较年轻的弟子,他的年纪应该比较大了,只是修为却与聂才远一样,而聂才远称呼他为师兄,那他必定有些过人之处了。

“各位极灵宗的师姐妹、师兄弟,铁某有礼了。”铁姓弟子一副低沉的声音,向着众人施礼讲道。

“铁师兄客气了。”众人也同样拱手回礼,然后就准备商量比试的规则了。

仙游县医院预约挂号
曙光牙科根管治疗
中国有没有nk细胞疗法
秦皇岛癫痫病医院费用
湛江治疗阳痿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