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漫威世界的术士 第一百五十四章 我想对你说

2020-01-17 19:09: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漫威世界的术士 第一百五十四章 我想对你说

看到自己的宝贝徒弟那么坚持,奥利凡不禁犹豫了起来,说实话,他现在心里是非常矛盾的。八一中文≈.

在起初,奥利凡是非常支持克蕾雅外出历练的。

因为奥利凡是把她当做接班人来培养的,在未来的几年之内,会逐步让她处理一些领导层的事务,让她积累一些领导经验,等到未来的某一天,自己该退休了,或者在和域外恶魔的战斗中死去,就让她继承自己的位置,成为纽约圣殿的领袖。

虽然就目前来说,这仅仅是奥利凡自己的想法,不过他认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是可以得到其他人认同的。

因为克蕾雅自小就在圣殿中长大,所以其他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天资聪慧的孩子,并且在魔法方面还有着极高的天赋,在奥利凡和其他的几位大师悉心教导下,克蕾雅现在的魔法造诣,可以说是同龄中的第一人了,有了这些条件,足以服众了。

而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至少外出历练这一道必要过程,这可是至尊法师,在创立隐修会之初就定下的铁律。虽然现在有一部分法师认为,到俗世去历练,根本就是自降身价的行为,但着一道组织程序还是不能少的。

就像对某些干部来说,到基层和偏远山区去锻炼,会给他们履历上增添不少分数,重要的不是这件事情的本身,而仅仅是这个资历。

所以在一开始克蕾雅,提出要去俗世历练的时候,奥利凡还是打心底里赞同的,他认为这是一个给自己宝贝徒弟镀金的好机会。

而且,可能是因为克蕾雅从小在圣殿长大,没怎么和外面的世界接触过的原因,她有些过于单纯和善良了。这种品质可能会是一个好学徒好法师,但恐怕很难成为一个好的领袖。

作为一个领袖看待事物的时候,可不能只有“善”这一个出点,还要有必要之“恶”。

所以,所以让她去俗世中呆一段时间,接触一下人心险恶,了解一下俗人的粗鄙,未尝不是一个让她的心智成熟的好办法。

但事与愿违,在奥利凡打点好一切,就差挑一个好日子举行一个仪式,就让克蕾雅出入的时候,克拉克和尤纳斯失踪啦。

两个实力不错的法师突然消失,这种事情自然不可能等闲视之,于是奥利凡立刻亲自带队,前往那两个家伙最后出现的地点,埃文森举行召唤艾瑞达双子的地方。

可到了那里之后,他什么都没有现,没有尸体,没有战斗的痕迹,也没有黑魔法的气味儿,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可是这种正常,就是最不正常的地方了。根据魔法阵的记录,克拉克和尤纳斯是因为,现这个地方有微弱的异常魔法动,才会过来调查的。

但是奥利凡可以保证,这个地方别说异常魔法波动了,就连普通的法力波动都没有,这难道还不值得怀疑吗?

就算是这次波动是自然现象,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自己就平息了。可是克拉克和尤纳斯的魔力波动怎么也没了?

他们俩可是开传送门过来的,不是搭公交车。这种空间传送所留下来的痕迹,在自然情况下,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就消失。既然不是自然的,那就只有可能是人为的了。

谁?那两个家伙自己?不可能,先不说别的,就光说把这里的痕迹,抹除干净到连自己都感觉不到的地步,凭他们的本事根本做不到。

于是奥利凡一下子就联想到了,在纽约出现了那个神秘的黑巫师,那个能够施展出,连自己都不认识,但却能感觉出来极其危险魔法的黑巫师。

这个黑巫师,在和那两个大闹纽约的怪物战斗时,居然瞒过了圣殿的监控魔法阵,直到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才被察觉到,可见他隐藏行迹的手段十分高明。如果是他出手的话,的确有可能做到这个地步。

那么克拉克和尤纳斯的下场就可想而知了。这两个倒霉的家伙,应该是刚刚传送到这里就遭遇了那个黑巫师,结果他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迅地击败了,连灵魂都没有幸免。然后就被毁尸灭迹,造成了这里毫无魔力波动的境况。

奥利凡这一番猜测,还真和事实差不多,克拉克和尤纳斯的确是一来到这里,就遭到了袭击,不过出手的不是埃文森,而是被留在这里的泰勒一伙人。

在哈布斯这个地狱犬的克制下,他们的确是没有逃跑的机会,他们释放的魔法连同周围的法力元素,都被一只哈士奇给吸收了……

至于他们的灵魂,哼哼,在一个术士以数百灵魂为祭品,进行仪式的不祥之地,两个死去小法师的灵魂,还有逃离的可能吗?即便仪式已经结束,这里残留的邪恶魔法,也足以把他们吞噬殆尽。

而已经猜得非常接近现实的奥利凡,已经把思绪从那两个方式的死活上面,我到了另外一件事上,不是他不为这两个生活在一起十几年的老下属哀伤,而是他身为纽约圣殿领袖的,不允许他总是沉浸在哀伤之中。

他想到,作为这件事情起因大,那个所谓的异常魔力波动,根本就是那个黑巫师在这里是施法所导致的,但究竟是他不小心泄露所致,还是他故意为之,这两者之间可是有很大区别的。

如果仅是因为不小心泄露出来的话,那事情还没那么糟糕。没错,虽然搭了两条人命进去,这血仇算是结下来了,而且他在这里使了什么法术,施法的目的又是什么,这些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不过这要另一种情况好太多了。

如果是另一种情况,那么这个异常魔力波动,就是他设下的诱饵,故意引神殿的法师来这里进行调查,然后他在这里进行伏击。

这算什么?黑巫师不满隐修会的压制,所进行的反猎杀,又或者他需要法师的灵魂作为祭品?这不管是哪种情况,都太危险了。

在这件事情之后,奥利凡立刻提高了圣殿的监视等级,任何法师都不准再单独行动,不管是执行任务还是其它的什么事情,都必须以小队为单位行动。不管对方是有意还是无意,自己都要先做好最坏的打算,这样才能够有备无患。

他甚至还打定主意,如果再生类似的情况,就请至尊法师来镇场子。毕竟瞬间秒杀两个法师,让他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足以说明这个黑巫师的实力强大了。

这应该就是底蕴薄弱,和魔法体系不完整的弊端,普通成员和领之间的差实力差距过大,稍微生大一点的事情,下面的人就解决不了,需要领亲自出马。

好了,总之现在让克蕾雅出去历练,就显得非常不合时宜了。

别回来出去镀个金,把人给镀没了,这自己可就欲哭无泪了。所以他就把克蕾雅外出历练的事情,无限期延后了,至少要在这阵子风头过去之后再说。

但现在,听了克蕾雅的理由之后,他又觉得似乎又不会有那么大的危险。这法师被抽去法力之后,除了精神力强大一点之外,和普通人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只要她自己不说,谁都不会知道她以前是干什么的。

而且……在危险情况下外出历练,这可是一个很重要的资历,在将来又将成为克蕾雅一个巨大的优势。

嗯…情况似乎也没那么坏。

“我考虑一下吧。”奥利凡最终答应道“两天之后给你答复。”

“给您添麻烦了,导师。”克蕾雅恭敬地站在一旁,目送自己的导师离开。

我就在这个时候,托尼斯塔克正在自己家的实验室里面修下水道,啊,不是,是修能量管道。

在尼克弗喘瑞和埃文森谈过之后,他就立刻把霍华德的遗物打包,带着二氧化锂去找了托尼,把自己的最终治疗方案告诉了他,并且留下了科尔森监视他,以保证他能把全部精力,放在研究治疗方案上,不要再像以前一样胡搞乱搞了。

而托尼在看完他老爸留下来的资料之后,沉默了很久,没有说话。

这倒不是因为,他震惊于自己老爸现了一种全新的能量,他知道自己老爸也是一个天才,能够现这种能量,并不会让他感觉到吃惊。

说实话,托尼在对自己父亲的感情中,有尊敬,也有敬佩,但很少有爱的成分。因为他也很少感受到来自父亲的爱。

在他的回忆当中,他父亲似乎从来没有承认过他,对让他父亲感到高兴的事情就是,他去了寄宿学校。

而在这堆遗物的录影带中,他的父亲霍华德,不仅承认了他的才华,并称它为可以改变世界的人。这才让他感觉到了那份迟来的父爱。或许天下的父亲,都是不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吧。

这让托尼因为曾经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非常的后悔,他还能清楚的记得,在和自己父亲最后一次见面当中,还搞得十分的不愉快,并且他…还少说了一句重要的话,这可能将成为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吧。

在沉浸在哀伤之中一段时间后,他就干劲十足地工作了起来。这不仅是为了就他自己。

正如你把我带来这个世界一样,我也要将你最伟大的设计带来这个世界,这是现在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了,如果时间能够回到那一天,我想对你说,我爱你,父亲!

京都儿童会员中心怎么样
西安碑林科大医院在哪里
贵阳治疗癫痫病有名的医院
韶关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枣庄治疗白癜风医院排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