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望辰幽幽第一百零二章不肯认输

2020-05-21 07:13: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望辰幽幽 第一百零二章 不肯认输

父亲睡下之后,月真也倚靠在他的身边也打了小盹,直到黎明前的第一声鸡鸣催他清醒,方才动身,他又检查了一遍缆绳,确认无误之后,便细细打量手中那把月家传家宝――宝剑“蛇灵,他走出茅屋,将蛇灵剑刃缓缓抽出,许久未有出鞘的剑刃,刚刚吐露出如梭丁点的剑身,光华泄露,寒芒清清。再等剑锋全部展露,散发着淡淡冰蓝,宛如寒玉,无须挑拨,剑锋之上寒气霜冻,风过留痕。

少年收起短剑,逆着凛冽北风,踩着曙光,向东面的荒漠一深一浅踏去。

江望辰摇醒趴在自己肩膀上流着口水,做着不错的梦的花幽幽:“嘿嘿!快醒醒,人都走了。”

花幽幽搓揉双眼,恍惚道:“啊,什么?”

“走啦!”江望辰直接将花幽幽拉拽起来。

“喂!”花幽幽嘟囔道:“你轻点行不行,对女孩子要温柔一点,你不知道吗?”

“小声一点。要被听到了!”

花幽幽不再吱声,紧跟其后,绣拳不曾间断地落在江望辰背上。

越向东走,世界越接近荒芜,裸露地表上的生命越来越少,除了零星分布的垂枯兰和碎裂的岩石之外,视野所及最远之处是一片光秃秃的黑石山,山上低矮的针叶黑木错落零散。

月真脚步越走越急,二人跟在月真后面,向着山体靠近。到了山脚,温度回暖,和煦暖风停在身边,让人久违的沁心舒爽。

但这山路并不好走,碎石不稳,每一脚踩落都要向下滑半步,更怕碎石滚落的声音,会引起月真的注意。所以二人只能保持较远的距离跟着,好在有小星在,就算偶尔曲曲折折地山道之中偶尔丢失了视野,也能很快就赶上。

绕过山腰之时,阳光开始有些灼眼,而更有一层地热烫着地表,江望辰和花幽幽踏在上面,如踩着热锅,不由加紧步伐,小星却不受影响,尤为看着两位主人,更刻意悠哉踢踏步伐。

过了山腰,复行数百丈便到达山谷,而在这里,更有热浪蒸腾而上,氤氲雾气袅袅。视野受阻,不可探见谷底情形。

月真将缆绳一头绑在一块巨石之上,用大劲一拉,未有松动,又将另一头悄悄顺着山谷滑坡轻轻放下。

他抓住缆绳,缓缓下降,很快就消失在闷热蒸汽中。

江望辰来到巨石旁,向下一探,隔着厚厚的雾障,不见谷底。

花幽幽看着小星在身旁时而低吼,时而不安地来回走动着,道:“小星,你是不是也闻到了!”

江望辰警惕道:“什么东西?”

花幽幽道:“凶兽!极其强大的凶兽,就在这山谷之下!”

“那月真不是会有危险。”

“那肯定会。”花幽幽稍微拉了拉绳子道:“但我们也只能等月真先下去了,这绳子经受不住两个人的重量。”

江望辰道:“要不让小星也先跟着下去。”

花幽幽笑道:“你要是能把它从我腿上拔开,我没有意见。”

“小星,乖,你先下去,等我们这一次任务完成后,我给你烤全兔怎么样?”

小星并不松动,全身颤栗,泪眼汪汪地看着江望辰。

花幽幽道:“江望辰缆绳松了,看来这山谷并不深,要不你和小星先下去吧。”

江望辰看着小星仍死死揣这花幽幽不放,语重心长道:“小星,我需要你的协助,不然我找不到月真。”

小星犹豫再三,还是妥协一跃,躲在江望辰怀抱之中。江望辰抓着绳子,快速下降,未过多久,脚下便踏到了实地。

花幽幽很快也跟了下来,山谷之中更为炙热,但湿气却没有那么浓郁。谁能想到山谷之内仍是四季如春,草长莺飞,万物生机勃勃,一道湿气在日华映照之下折射出一道彩虹,像一条虹桥跨在山谷之上。

小星忽得加快步伐,甩开二人向着一条蜿蜒的小道跑去。二人赶紧跟上,又见远处一片青草地之上,月真正匍匐前进。

顺着他前行的方向,江望辰看见山谷中心一块独立的沙地之上,一朵红色的莲花,散发出袅袅的红芒,花瓣莹润,状如凤凰展翅,轻浮于细沙之上。花朵之中簇拥一颗金色莲蓬,莲蓬中又解出粒粒红彤彤的莲子,整株旱莲光彩夺目,琉璃生辉。

江望辰更以精神之力察觉到,天地之间的火元素,疯狂地向山谷之中涌入,最后全然汇聚到这一株旱莲之上。化成肉眼可见的丝丝纯粹的火元素之力,向着莲子渗透而入。

此时月真已经挪动一丈多余,再过一丈便能触到那觊觎已久的旱莲,可谁都不敢掉以轻心,毕竟那凶兽的气息始终还笼罩在山谷之中,而到现在却仍未现形。

月真稍微停了停,重新调整呼吸,又在心中自言自语敦促道:“不要慌,你一定做得到的!只要再坚持片刻,你就能拿到那一株价值连城的凤杞旱莲。”

他的祷告刚为他带来一丝平静,他便又开始继续向前,他现在又靠近了些许,看得清莲花上点点晶莹闪动,美艳动人,不可方物,月真仍控制着自己的冷静情绪。

时光好似漫长,若不是错开两个节点相较,还误以为月真并未动过,但他实则继续匍匐,一寸接着一寸,不骄不躁地向着旱莲靠近。单论这一份毅力和决心,就连跟在后面的江望辰和花幽幽都不免佩服。这接下来的一丈距离,月真足足用了一个时辰,眼见旱莲就在咫尺之间,他反倒犹豫斟酌,因为,那一只令月奈族忌讳的炎迦兽始终没有出现,这!意味着危险仍未排除。

山谷之中的雾气已经被阳光拆散,绚烂的彩虹也只是下一个渐渐模糊的光晕,明媚的谷中,百花齐放,争宠斗艳,但无论如何,那唯有一朵的翘楚,始终是山谷之中钟灵毓秀的凤杞旱莲,现在,月真梦寐以求的这朵旱莲就近在咫尺。

他不愿再等了,一双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粗糙手掌,稳稳握在旱莲根茎,他不曾想这根茎竟如此滚烫,手掌刚刚轻点触碰,就猛然回收,竟直接被烫出一道焦痕,好在他强忍烫伤,咬着牙,并未喊出话来。但就在这时,脚下沙地忽得开始流动,向着四周塌落,他诧异至极,灵机应变,将身体撑开,如同莲叶一般,轻覆在流沙之上。

好在流沙须臾间便止息,月真轻嘘一口气,再看流沙滑落之后,莲叶根茎底端又露出一节,这一节颜色宛若淡淡腮红,想来应该不会在那么烫手,月真事先咬紧牙关,向着此处关节一抓,此处温度适宜,并不灼热,他暗自心喜,紧接着他用力一扯,旱莲竟固若磐石,未有松动。

在他疑惑根茎为何如此紧固之时,却是一声巨大的悲嚎声“呜”,响彻山谷,而后旱莲所在的沙地,地表陡然开裂,山谷震荡摇晃,而后沙地平升,无数细沙滑落跌进裂缝之中。

细沙淘尽,一块光滑裸露的赤色岩体直接连接着旱莲根处,赫然出现在眼前。随着岩体轰然抬升,在岩体之上的月真只能双手牢牢抓住根茎,以免从岩体上滑落。但他越是紧紧拽住,岩石抖动的越为激烈。

一声又一声的嚎啕声,回荡天地。来自于以纹路如同龟壳一般的岩体上,延伸出来的粗长脖颈和两颗如同豺狼一般的巨大头颅。

“我想起来了,这不是什么炎迦兽,这在妖族被称为双头赤狼。”花幽幽惊讶道:“这下可不得了,惊醒这样一只恶兽,可不好对付啊。”

花幽幽快速打量,道:“不过还好,看这体型,以及尾端的火焰,可以断定这只是一只幼兽。”

江望辰凝视这高约两丈,体宽超过一丈的庞然大兽,竟然还是幼兽,“咕嘟”一声,干咽下一口口水,又看着身边,扔抱着花幽幽腿上瑟瑟发抖的小星直摇头。

那边月真被震得五脏六腑翻江倒海,一口鲜血喷洒而出,但他仍死死不放手,他等了两年的希望,现在就握在手中,怎么能轻易放手呢!

“快放手!”花幽幽忽得喊到:“你这样会被活活震死的!”

花幽幽此番大喝,如醍醐灌顶,即便心中满是不甘,但月真还是松手了……整个人再无支点,如同断线风筝,摇曳甩出。

此时江望辰流星步早已飒踏而出,借着一颗巨石腾跃而起,将月真稳稳接住。

月真忽觉得背后一股绵软之力,卸去自己身体大部分的惯性,他惊诧莫名,回头一看,是自己昨日刚收自己为徒的师父。二人重新落地,月真低着头,看着自己一事无成的影子,心中百感交集。

“别垂头丧气行吗?一起把这只庞然大物打倒,就能拿到那株旱莲了。”江望辰斩钉截铁看着月真,厉声大喝。

在这生死关头,江望辰的话像是师命,月真却是动容,多少年后,自己身后又有一双宽厚的肩膀可以依靠,多少年后,终于不用一个人去面对这个世界多给的重负。

早已经流干的眼泪,这一次又盈眶而出,因为温暖的感动。

他哪知道,江望辰也是无奈,此时此景,除了打败恶狼之外,别无退路。

月真旋即擦掉泪痕,重重点头,站于江望辰身侧,倔强的少年不肯认输,只等着江望辰发号施令,他便义无反顾地勇往直前。

止咳药不含防腐剂效果好吗
下肢静脉血栓症状
通心络胶囊辨别真伪
鸡西白斑疯医院
宁波治疗白癜风医院
葫芦岛白斑疯医院
湘潭白癜风治疗费用
沧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