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震区灾民我试着让生活重回正轨图

2019-10-13 00:51: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震区灾民:我试着让生活重回正轨(图)

钟庭兵抱着心爱的小猫坐在昔日的“家园”上。见习资渔

银屏村,隶属于龙头山镇,地理位置偏远。整个村有村小组30个,散落分布在大山之中,最远的桃花源村小组,村民如果走路到村公所,需要绕山而行3个多小时。

昨天清晨,银屏村陈家坪子的钟庭兵带上口袋,走路去七八公里外的翠屏村街上买锅、手电筒等日用品。地震中,52岁的钟庭兵的土房坍塌,除了仅有的200元钱,他没从废墟里再翻出任何有用的东西。地震第6天,他渐渐接受了现实,试图让生活重新进入正轨。

房塌了,锅也被砸烂了

清晨6点半去集市买东西

陈家坪子,一个由40多户村民组成的小村庄,村子盘旋在大山之腰,下面就是万丈深渊,从村子往下看,浑黄的牛栏江像镶嵌在远处的壁画般宁静。地震中,由翠屏村修往村子的盘山砖路多处塌方。村子背后高耸的周家崖,因传说以前有一户有钱的周姓人家在其中住了数代而得名,地震中,周家崖倒塌,将路面堵得严实,之后,还时不时塌方。

地震中,整个银屏村有90多人失踪和遇难,陈家坪子有7人遇难,村子里的土房基本倒塌,砖房也都开裂。救援官兵在地震第二天进到村子,但因为当时道路塌方,救援官兵只能步行进入村子,徒手挖人,效率因此降低不少。

也因为道路不畅,物资很难进入,这几日,村民们只能在村子高处用自家塑料布搭建起临时住所,每个塑料布下摆放着数个村民从废墟中找出的床板,晚上,每个十几平方米的塑料布下要住三四十人,孩子挤在中间,大人躺在旁边。因为地方太小,有些大人只能干坐一个晚上。

前天,钟庭兵就在床板上坐了一晚。那是半夜,天空飘雨,睡在最外侧的他被挤下床板,再也没有睡着。

地震中,钟庭兵的房塌了,锅也被砸烂了,这几天,他就只能到处蹭东西吃,“自己都不好意思了。”晚上,村里没电,好长时间不用的手电筒突然成了必需品,钟庭兵也决定买一个;仅有的一双黄胶鞋穿破了,他也决定再买一双。

想好后,钟庭兵摸摸口袋,500元还剩下350元左右。这些钱,有200元是他在地震第二天从倒塌的房屋里找到的,另外300元是在外打工的儿子听说地震回来后给他的。地震发生后,钟庭兵曾去村里的小卖部买了桶油,花了45元,之后,抽烟的他又去买了包10元的烟。

清晨6点半,拿上一个蛇皮口袋,钟庭兵出发了。

打算

路旁万丈深渊

遇从贵州返回的老乡送彵

从家到砖路还有几百米长的陡坡要爬,钟庭兵早已习惯了这样的路,他卷起裤腿,脚上的黄胶鞋因为时间长了,鞋底已经磨穿了,脚接触地面的地方,形成一块老茧。

在陈家坪子,钟庭兵家算是比较穷的,上世纪80年代,他从鲁甸另一个乡镇上门到陈家坪子,妻子比自己小3岁,几年前去昆明呈贡打工,一年回来一两次;儿子20多岁,在浙江打工,地震发生后匆匆赶回家里;女儿早已出嫁至贵州。平日里,家里只有钟庭兵一人,以及一头赊来的牛和养了多年的狗。

不到5分钟,麻利的他就爬到砖路,他深吸一口气,看看前方。这是他在震后第一次走出村子。

四五米宽的砖路一侧仅靠大山,另一侧是万丈深渊,一天前,铲车才把路打通至陈家坪子,但因为时间尚早,路上没有车经过,钟庭兵一边走一边往斜上方瞅,因为前一晚刚下过雨,松软的山体随时可能出现二次塌方。一路上碎石很多,钟庭兵的脚走起来生疼,他只能尽量靠边行走,虽然旁边就是万丈深渊,可他习惯了。

钟庭兵这天运气不错,才走了20多分钟,走到安家坪子时,一名二家村人独自骑摩托车从路边经过,钟庭兵决定试试运气,手一拦,那人停了下来,答应带他至翠屏街上,钟庭兵很高兴,坐上车和对方聊起来。细问得知,这个人在贵州当武警,听说老家地震,就马上赶了回来,“回家好啊!”一路上,钟庭兵不停这样说着。

因为路不好,摩托车骑得不快,路上有很多刚垫的石子路,对方不说,钟庭兵也会主动说自己下来走,等绕过这段路再坐,可对方没答应,嘴里一直说着:“没事!没事!”

在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中,7点左右,翠屏街到了。

赶路

炒锅、黄胶鞋都没涨价

村子不通电买了充电器

刚到翠屏街口,钟庭兵先是被几十顶蓝色的帐篷吸引了,“唉,最起码这里有帐篷住,谁让我们住得远,路又不好,连帐篷都还没有。”他想起这几天和村民们同挤床板的夜里。

帐篷里的很多人这时已经起床了,在旁边的大铁锅周围,妇女们做着早点,村民们三五成群赶到,然后咋巴咋巴吃起来。钟庭兵本来也想去蹭口稀饭喝,但因为和人家不熟,他放弃了,径直前往五金店买锅。

在店里,钟庭兵挑了一口小马锅和一口炒锅,一问价钱,一口30元,一口20元,“还好,并没有涨价!”之后,他又顺带买了把勺子。

付了钱,他找到一家卖鞋的店铺,店主说他运气很好,因为地震,店里前几天一直关门,这一天刚好开业,“就被我赶上了。”钟庭兵挑了双黄胶鞋,“好穿!”一问价格20元,还能接受,就和老板闲扯了几句,聊聊翠屏这几天的情况。

以前,钟庭兵的信息来源主要是看电视,为此,他还专门赊了一台21寸的液晶电视。但因为地震,房屋塌了,才赊了不到一年的电视没了,“不知道能不能少给点钱买一台新的?”他咨询起。

从鞋店出来后,钟庭兵看到一家充值点开着门,突然想起这几天一直没电,村子不通电,他决定去买了万能充电器,然后再在店里充会电。

在店里,钟庭兵和老板又是一阵闲聊,只不过他问得多,年轻老板答得少,钟庭兵似乎不在意,继续一点点问着。充了两个多小时,他觉得差不多了,谢过老板,买了一只10元的手电筒,背着采集来的大半袋东西,他准备回家。此时,是上午10点多。

购物

家没了我还活着

就足够了

这会,街上热闹起来,救援车辆多了起来,最多的要数来来往往的摩托车,“会不会有摩托车载自己回去呢?”钟庭兵一边走一边想,可似乎老天跟自己作对,每一辆经过的摩托车都载着人,他不好拦。不时也有救援车辆经过,可钟庭兵不敢伸手,“万一人家不答应怎么办?”老实本分的他有自己的顾虑。

钟庭兵只能自己走着,“反正1个多小时就到了。”他自我安慰,一路上车辆经过扬起滚滚灰尘,钟庭兵对此没啥反应,“这有啥啊!”看着路边不时有男男女女因此捂鼻或戴着口罩,他这样说。

走了半个多小时,在路边,他看到一名中年男子领着一名年轻女子坐到路边休息,“不要在这里坐,这里危险。”钟庭兵指着路边的山石,对两人说。那二人听从了他的建议,转到几米外的另一个地方休息。钟庭兵也坐在旁边,将东西放下,点了根烟抽起来。“你是什么地方人呢?”钟庭兵天生是个闲不住的人,听对方说来自老鹰窝(音),家里儿子死了,老伴受了重伤,现在还在鲁甸住院,钟庭兵安慰起路人,“幸好当时我不在家里,要不然也就……”

地震发生时,钟庭兵说自己本来是打算在家里煮面吃,但因为不太饿,他就去了旁边的地里割猪草,就在此时,地震发生了,“虽然家没了,可我还活着,这就足够了!”钟庭兵天生是个乐天派。

休息完毕,他继续赶路,虽然此时不断有空摩托车经过,他也不想坐了,“走几步就到了,不坐了。”他又像往常一样,安心地往家的方向走,虽然那里已没有家。

地震发生已经第六天,虽然已没有了家,但钟庭兵觉得路还是要走,日子还是要过,“我试着让生活重回正轨”。关于家,他相信政府能给包括自己在内的灾民们重新建一个厚实的家,而日子,不管在那,都要好好过。(都市时报程浩)

原标题:震区灾民:我试着让生活重回正轨(图)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怎样经营微店
微信小程序解决方案
微商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