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紧迫广州卫生局长电视台直面问责

2020-07-29 03:53: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广州卫生局长电视台直面问责

市卫生局长直面全城问责

在医患关系如此紧张的今天,7月24日,广州市卫生局局长黄炯烈历史性地首次做客广州电视台《沟通无极限 行风大家谈》节目,与人大代表、市民和患者零距离接触,直面全民问责。这不单是这位年仅47岁的局长第一次直接而全方位地被公众“监督”,对广州市卫生系统的高官来说,这也是头一回被公众如此问责。民间评论认为,黄炯烈此次站出来,无疑承受了很多的压力,但他既然敢站出来,就意味着恳切和透明。

在长达近4小时的节目中,大众送出了两次热烈掌声,但同时也送出了三次泪水。

市民质疑针锋相对

“为何广州的黑门诊比正规门诊、医院的数量还多?”“为什么一样的一瓶药水,大医院的价钱是普通药房的几倍乃至十多倍?”“为什么医生收红包成为全部社会公然的秘密?”……

在演播现场甫1坐下,黄炯烈就遭到炮弹式的“轰袭”。市民、民、患者、人大代表一刻都不浪费,把早已准备好的尖锐问题一个接一个地抛出,一下子把这个卫生局长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市妇婴医院医疗纠纷案的家属、律师也来到演播现场,面对局长,他们乃至直斥“卫生局左袒医院,不作为”。

一定不孤负市民重托

面对连串的拷问,黄局长一如既往地保持着他那儒雅的微笑:“在广州这个人口超过一千万的城市,我感觉卫生事业随着广州经济的发展,医疗机构、农村卫生、社区卫生的发展速度是史无前例的。广州市卫生局愿意跟全市的医疗卫生队伍一起努力,一定不孤负市民的重托。”

现场的黄局长,有过为难,有过激动,也有过不安,但他终究强调:“医疗系统问题肯定存在,但也一定会得到解决,由于卫生局是有作为的,局长也是有作为的!”

2014年春运期间

市民5大质疑

(1)医生竟然给同行送红包

市民:

“连医生的亲属做手术,医生自己也会给其他医院的医生送红包,更何况我们这些普通人了!”

黄炯烈:收红包两次即刻开除

黄局长首先承认在广州市的某些医院内有这样的事情产生,但这种情况现在已大大改进,“2003、2004年我们每年可以接受五到十次投诉,而到2005年就没有接到收受红包的投诉”。

黄局长表示,现在大部分医院是不会收红包的,“由于广东省在全省颁布了一个规定,如果收受红包,会遭到严厉的处罚,两次收受红包,医生就没得做了”。

谈到医生也给医生送红包的现象,黄局长认为,这类拉关系的现象,不单单在医务界里面存在,要解决这个问题,除卫生系统要加大力气去宏扬正气,全部社会各行各业都应当一起来努力。

专家意见:

某消化内科的医生认为,病人送红包为的是一种“心理安慰”。在没有严格管理的时候,医生收红包成了“天经地义”,长此以往,送红包便成为医疗行业的“潜规则”。

海珠区一所3甲医院的副院长表示:“我们医院规定,如果病人一定要医生收下红包才肯接受医治的话,医院会先收下,再把那份钱加到诊疗费中返还给病人。”

(2)医院药价是药店的4倍

市民:

“我在外面药店买葡萄糖一小包是一二10块,同一规格在医院却卖八十多块钱。”

“现在医院药价贵,让无数老百姓有病不敢医,乃至只有在家等死!”

黄炯烈:医院与药店不一样

在谈及药价高的问题时,台上的黄局长思考了很久,随后他解释道,首先,药店对药物的采购跟医院的采购模式不一样,药店可以直接到厂家或批发公司采购,医院是规定必须通过批发公司采购。第二,药店可以直接跟厂家单独谈价,而医疗机构则是通过集中招标,有些商人利用了招标进程中的一些漏洞,可以让药价变化比较大。第三,国家有关政策规定,药品从批发商买到以后,医院可以加价15%。

黄局长很贴心地建议:如果是需要长时间服用的药品,可以到药店购买,但要看清楚日期和生产厂家;“而对一些专门性的疾病、专门性的治疗药物,在医院的药房买比较保险。”

专家意见:

3甲医院的一名周医生说,现在并不是医生开大处方导致病人的药费“高企”,其实医院会对医生的行动有限制和规范。例如他所在医院的所在科室,就规定药费收入不可以超过总治疗费用的45%。

而某三甲医院的院长则无奈地表示,其实该院的药费收入只占总收入的15%左右,其实不存在外界所说的“以药养医”的问题。医院药品价格之所以高,是由于它在经销进程中存在着太多层代理,各层都分“一杯羹”,“医院在价格的最终端,固然是最高的价格。”他说。

(3)社区医院服务不够

市民:

“(大医院)普通的医生一天要看三四十个病人,病人花了很长时间挂号等候,真正跟医生交谈的时间就几分钟。”

“到社区医院看病不放心,装备和医生都不好。”

黄炯烈:派名医下社区

为了增强社区医院的实力,我们要求大医院必须派医生下社区医院支援。今年年初,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发展社区卫生服务的指点意见》,对全国社区医院的发展会有非常大的作用,我们希望病人患小病或普通病的时候在社区服务区看病的能够到达30%到40%,但是目前还不到20%,社区医院技术服务水平还需要不断提高。

专家意见: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曾说:“社区医疗要搞好,必须在装备和人材上狠下工夫。”现在财政投入很大比例都在卫生资源集中的大医院,造成社区的卫生设备跟不上。人才缺少更是制约了社区卫生医疗的发展,现在接近6成的社区医生都是中专水平。钟院士建议中国的医科大学的学生在一年级就明确全科教育的方向,毕业后在大医院工作几年后返回社区为居民服务。

(4)非法医疗机构太猖獗

市民:

“天河区石牌、岗顶三四平方公里内就有两三百家无证的诊所,我想问一下局长,为何这些医疗机构会如此猖獗地存在,而且存在时间这么长,是我们卫生主管部门没有这个能力去管还是由于其他什么缘由?”

“单今年6月一个星期,在广州,通过媒体曝光的,就有三宗非法医疗机构致人死亡事件,卫生部门难道不对它们进行取缔吗?”

黄炯烈:全民一起打游医

从去年开始,广州市政府对此就非常重视,专门组织了取消非法医疗机构的行动,取消了很多,“如果市民都像你这样,非法医疗机构藏身的机会就少了,我们希望更多人参与到这项工作里来”。

市卫生局熊副局长:

过去依照规定,我们对非法医疗机构是责令整改,或注销它某一科目。最近我们援引有关的条例进一步严格地处罚,撤消其营业执照、医疗机构证。我想,如果我们坚持这样做的话,其非法行动的本钱会更高。

(5)农民看病救治难

市民:

“病了10几年了,没有办法,只能自己渐渐熬啊!”

“我们村很多人都长年得了风湿、肾结石、慢性支气管炎,都是这样拖着,上医院要那么多钱!”

黄炯烈:明后年农村都有卫生站

在个别偏僻一点的农村,看病确切比较难。不过,这几年我们在农村卫生方面花了比较大的力气。预计到明后年,全市所有的农村都要建立卫生站。今年,全市有86%的农民参加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偏僻的从化、增城农民出资15元一年,出现重大疾病住院就能得到报销,总的报销比例大概在30%左右。(来源:新快报 林靖峻 王华平 陈凤琼 实习生 温波 李岩 廖爱兰 项仙娥)

门窗品牌哪个好
新标家居质量怎么样
新标木门是几线品牌
宝宝经常受凉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