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极品修仙神豪 第五十五章 邪蛊惑人心【求收藏!求推荐!】

2020-01-16 19:17: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极品修仙神豪 第五十五章 邪蛊惑人心【求收藏!求推荐!】

老者正是徐家的老祖宗,全名叫:徐小虎。

看这个名字,就觉得给他取名的父母或许是个庄家汉子。

事实也确实如此。

徐小虎本来就是一个农村的孩子,他能达到今天这个地步,还要从很早年前说起。

当时,还是抗战胜利,改革开放后不久。

徐小虎所在的徐家村一切都是欣欣向荣。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那天还是过年晚上,也就是大年三十。

他们村里来了一个乞丐,一个打扮很奇特的乞丐,穿着诡异的服饰。

后来徐小虎才知道这是苗疆巫师专有装饰。

这个乞丐快死了,手脚筋都被挑断了。

是一个废人。

徐小虎在回家的路上碰到这个乞丐,他于心不忍,就把原本买来过年的腊肉分了一大半给了这个乞丐。

回到家后被父母一顿的臭骂。

乞丐一直留在徐家村,在徐家村里乞讨,徐小虎也经常接济这名乞丐。

后来有一天乞丐赶紧自己大限快到了,可他不愿意自己的一生所学归于黄土,又感激徐小虎的救命之恩,虽然徐小虎的资质不好,但他还是收了徐小虎当徒弟。

乞丐教了徐小虎三年便撒手人寰了。

死的时候乞丐告诉了徐小虎他的事情。

原来他曾经是让许多人闻风丧胆的‘苗疆蛊王’――蛊天一。

可是,他为了养蛊,做了许多丧尽天良的事情。

‘邪蛊惑人心’。

他没能控制,从‘人养蛊’变成了‘蛊养人’。

最终被正道人士围攻,差点直接殒命,修为也被废了。

经历了这些事情,他也便劝告徐小虎,叫他掌握了本事后多行善事,切记别被误了心智。

否则将会万劫不复。

徐小虎刚开始确实是这么做的,行侠仗义,赚些小钱改善生活。

只是万丈红尘,诱惑太多,他资质并不好,快要到大限。

最终也走上了‘蛊天一’的老路。

“**嗜气!”

徐小虎感受到自己体内原来越浓郁的死气,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恐惧。

他迅速张口一吐,喷出一片黑雾,黑雾当中有着成千上万路蚂蚁般大小的黑色蛊虫。

刹那间蔓延到了那些躺在床上的裸体美女的身上。

“啊!啊!”

“不要,好痛啊,好痛啊!饶了我吧!不要!!”

她们惨叫,被活生生的啃食成了一堆枯骨。

嘶……

徐小虎大吞一口气,那些吃饱了的虫子回到了他体内。

生命能量蔓延,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原样。

只不过他眉宇间仍旧有一团死气。

隐约的可以看到,在他头顶上方似乎有一只像是春蚕的虫子在啃食他的道基。

不出意外,他快死了!

所以他必须改变这个状况,否则真的死了啊!

“到底是谁?毁我道基!”徐小虎怒吼。

“老祖宗,出大事了。”

这时。

门外有一个老太监大声的喊道,瑟瑟发抖的匍匐在门外。

“朕说过多少遍,在这里要喊朕皇帝!”

徐小虎沉声喝道。

“皇上!”

老太监眼中满是惊恐,全身战栗的说:“皇上,出大事了,徐家的子弟前来禀告,徐家人全被抓了,所有的产业也全部被封。”

“人呢?”

徐小虎虽然早已经猜到,但真的听到后心中还是非常的愤怒。

“就在门外候着。”老太监说。

“让他进来。”

徐小虎阴沉着。

“老祖宗!!!”

让人意外,冲进来的人竟然是徐国之。

他趴在地上痛哭流涕。

“老祖宗啊!徐家完了!全完了!”

“有人在上散布了我们徐家的所有犯罪证据,全家上下全被抓了!”

“银灯呢?”

徐小虎沉声问。

“不……不知道,她说要去把那个卢靖杀死,可却没有一点动静,很可能已经……”

徐国之瑟瑟发抖。

“废物!”

徐小虎大喝一声。

噗!

一道黑色的流光飞出,是一条黑蛇,将徐国之的脑浆吃掉了。

徐国之费劲千辛万苦找来替身顶替自己,然后亲自来寻求老祖宗的庇护。

却到头来被他的老祖宗杀了。

真是可悲。

“徐家这么大的家业葬送在你的手里,你还有脸活着?”

徐小虎神态有些癫狂。

刷!

突然,黑光如雾包裹着徐小虎,消失在原地。

他离开了沧澜福地。

他必须解决徐家的麻烦,他必须将徐银灯找回来。

这是他活下来的关键,也是晋升的关键。

时间流逝。

转眼已经是一夜,卢靖睁开了眼睛,修炼‘缩地成寸’所消耗的心神恢复了过来。

可也到了第二天早晨了。

“我的眉心在狂跳。”

卢靖脸色严肃,这已经是第二次有这样的感觉了。

就像上次,遭遇到‘毒物老人’的危险时一样。

上一次的危险也让卢靖有生命危险。

“徐家的老祖宗只怕不好对付。”卢靖沉声的自喃,“必须先想办法突破到筑基。”

“今天的课上不了了,估计苏老师会很伤心吧。”

没有办法,卢靖打通了苏老师的。

“喂,苏老师。”

卢靖说。

“卢靖啊。”

苏老师那动听的声音传来,酥酥麻麻。

“老师,你的声音好好听。”卢靖不由的吞了吞口水,说出了心里话。

刚才紧张的情绪全没了。

大早上的精力最是旺盛了,这样一来,卢靖便一柱擎天。

“你呀,都不知道你那脑瓜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苏老师也没有很生气,只是嗔怪的道。

“好了,不说了,赶紧来学校上课。”

“那个……,苏老师我今天可能来不了了。”

卢靖歉意的道。

“怎么回事?”

苏月姿一愣,便问:“是不是生病了?”

“对对对!”

卢靖眼前一亮,‘生病’这个理由好。

“苏老师我生病了,今天不能来学校了。”

说着卢靖还装出了很虚的语气。

“唉……,你呀,不用那么努力,再怎么说也要注意身体,不要熬夜复习,知道吗?”

苏月姿关怀的道。

“嗯嗯,我知道了,我病一好,明天就来上课。”

卢靖迅速点头。

“那好,我挂了,你好好休息,照顾好身体。”

苏月姿说。

“苏老师,你真好,真会关心人,谁要是能娶你做媳妇,一定是上辈子,不,十辈子修来的福分。”

卢靖说。

“这么小的年纪就这么会说甜言蜜语了,等你再大点还不把那些小姑娘都骗到手了。”

苏月姿笑颜如花。

新疆自治区胸科医院怎么样
首都医科大学潞河教学医院怎么样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
六盘水看癫痫到哪家医院
青海治疗牛皮癣价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