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九宫印:妖尊帝女 131章 上门要银子

2020-01-17 00:40: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宫印:妖尊帝女 131章 上门要银子

梅夫人咬着下唇,顿时也知道自己夫君说这话的意思,是把所有的过错推给她,自己想留个慈爱的好名声啊!

“妾身有错!”梅夫人弱弱的开口,一副美人垂泪的模样,把所有的过错都认了。

一旁的繁凝缪听到这话,也是心中不平,凭什么爹爹要如此责怪娘亲,爹爹不是最宠娘亲的吗,如今为了一个私生女竟然如此,那进了府还得了。

“爹,你难道要认了这个私生女?”繁凝缪质问道,挑眉不屑。

她大姐是当今的皇后娘娘,父亲更是宠爱于她,如今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私生女也要认,那传出去她怎么见人?

“放肆,她从今日起便是你五妹妹!”丞相一脸的厉色,呵斥。

云夫人眸光一亮,精明的眼睛似要穿过风月的脸,随即淡淡一笑,亲昵说道:“五姑娘,还不快起来,丞相大人这是认了你呢?长得真俊,也是可怜了年纪小小便没了母亲!”

丞相发怒,纵然是梅氏也只有乖乖听从的份,她恭顺说道:“这便进府吧!凝儿你还不领你的五妹妹进去!”

梅夫人生怕自己疼爱的女儿在口无遮拦惹丞相生气,尤其在这公共场合,这个傻丫头莫非是连自己的名声都不顾了。

不过是个私生女,就算是丞相认了又如何,难道能动摇她的地位吗,她的大女儿可是当朝皇后,尊贵至极。

于是,她下意识希望凝缪可以不要在多嘴!

偏偏繁凝缪是个蠢的,指着风月的脸,嘀咕道:“那青楼女子恩客那么多,谁知道她是不是爹的孩子。”

梵沉愤怒抬起眼,认真凝视着繁凝缪,泛红的眼瞳溢出一抹悲戚,那是被羞辱之后的寂静,“我可以滴血认亲,若我是,请你道歉。”

任何人羞辱她去世的母亲都是不行的,若不是怕破坏公主的计划,她根本不会来认亲,如此薄情的父亲,如此心狠手辣的一群女人,她懒得去理。

但一想到自己母亲死的原因,她按耐住心中的仇恨,她来了。风月这一句坚定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傻了,如此信誓旦旦敢滴血认亲,若是丞相大人的私生女,那今日过后怕是繁凝缪的名声彻底毁了。

就连丞相也是狠狠瞪了繁凝缪一眼,怀疑百里晴歌恩客众多,不就是怀疑他被人给绿了?

皱着眉头,繁容沉冷的脸色愈发难看,他斜睨了繁凝缪一眼,语气愠怒,“瞎说什么,还不退下。”

繁凝缪见爹爹动怒,眼中闪过的厌烦之色,不由心头一慌,意识到自己的做法可能做错了,羞辱风月不就等同于羞辱繁容吗?

一想到那种可能,繁凝缪陡然间打了个冷噤,咬了下唇,瞥过后不语。

“哟!今日还真热闹,本公主没来晚吧!”远处,一道清冷妖娆的人影从人群中走过来。

没想到正是朝暮兮,其身侧还站着一脸懵懂的琼华。

扮猪吃老虎对于琼华来说可是常有的事,看见丞相府门前这一幕,琼华在怎么蠢也知道估计这场戏多多少少跟朝暮兮有点关系!

看见这道身影,丞相嘴角一抽,这个公主怎么会突然来了!

同样,繁凝缪看见朝暮兮,更是差点没跳起,这个贱人肯定是来看好戏的,此时脸色也已经变成了猪肝的颜色。

没人注意到,风月眼底闪过一丝欣喜。

繁容稍微皱了皱眉头,拱手道:“公主殿下,你怎么来了?”

朝暮兮一愣,嘴角绽放艳丽的笑容,明显心情不错,“自然是恭喜丞相大人多了一个千金,其次我是上门要银子的!”

“什么银子?”丞相大人装起了不知情,他怎么也没想到会被人追上门讨要,还是在公共场合,他的面子啊。

所以啊,他这一装,按照他的想法对方肯定也不能公共场合把宫宴的事说出来,只要他在劝对方进府,到时候这件事关上门,也没人知道。

可偏偏他的想法是好的,可他的一个不争气的女儿接下来的话,让他差点没气的吐血。

繁凝缪忍下心头一口气,冷漠而清凉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朝暮兮,本小姐还能不给你银子吗,你何必小肚鸡肠上门讨要,真是财迷一个!”

本来她今日就一肚子气,先是被父亲责骂说自己没脑子,后是朝暮兮光天白日上门讨债,繁凝缪此刻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朝暮兮目光依旧停留在繁凝缪之上,嘴角勾起一丝坏笑,故作心疼说道:“九十万两黄金呢,愿赌服输,难道堂堂丞相千金说的话都是放屁,今日若是不给,那我便不走了!在场的百姓也可以做个见证!”

“你……”繁凝缪气的是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宫宴之上你输给我的事要抵赖不成?”

暮兮走了过去,一字一句道。

若是繁凝缪反悔不认账,她巴不得的这样丞相繁容的名声也会随之顷毁,若是乖乖还钱,那更好银子到手今日还免费看了一出好戏。

怎么看,她都稳赚不赔!

“我又没说不给。”繁凝缪一听,怒了,指着朝暮兮就骂

,“你至于上门讨要,你这是要逼死本小姐啊!”

“公主,这打赌的事我也是知道,能不能宽限几日,府中的确没有如此多的银两!”梅夫人开口,

勾唇,声音越发低柔温和。

很让人听着声音生出好感来,很容易生出保护欲来,看着梅夫人的脸,朝暮兮心中冷笑梅心妍,当初的你也是用这幅声音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夺走了自己母亲的一切吧。

如今,我定会让你付出应有的代价!

玉琼华站在一边不以为意,嘴角弯出一抹弧度,似笑非笑。

原来朝暮兮说的好戏,就是丞相府这一家子,果然是精彩呢!

朝暮兮慢慢转身,冲她一笑,朱唇轻轻一勾,笑容浅显却魅惑勾人,深吸一口气回神说道:“将军府穆兰打赌的钱今早已经送去了驿站,怎么丞相区区九十万两都拿不出,那也太可笑了,既然拿不出,拿铺子抵债也是可以的。”

“是啊,这九十万两黄金,我也是知道的。”琼华在一旁煽风点火,一脸无辜的作证。

“这。”丞相大人一笑,知道琼华公主也在,也不想随意得罪她,便说道:“不如进府商量,两位公主?”

“不了,就在这说吧!”朝暮兮缓缓开口,语气没有一丝的留情。

进府,那不行,进去了怎么把今日的事情闹大呢?她要的可是丞相繁容爱惜的名声受损啊,报仇一点点的来就好,就像温水煮青蛙,一下子弄死可就没意思了。

繁凝缪气的直跺脚,“我又不是不给你,你何必逼的这么紧,你也太小气了吧!”

“我妹妹向来小气,既然繁小姐大方那还是快点拿出赌金,以免败坏你闺名。”

闻声,来人顿了脚步,眼底浮现一抹讥诮。

身后一声清脆冷冽的声音传来,朝暮兮回头,她身后七步不到的距离,一男子锦衣玉带,唇红齿白笑如春风,眸光闪动却寒不见温,微动之间。

正是匆忙到来的朝荒,此刻其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瞥了一眼繁凝缪。

“原来是大朝太子殿下!”丞相一笑,退后两步拱手说道。

“还请稍等片刻,我让人去取黄金。”,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昌邑市人民医院
温州牙科医院
常德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白癜风治疗菏泽哪家医院好
太原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