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蛊惑魔王第二十五章绝无共存

2020-01-20 11:55: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蛊惑魔王 第二十五章 绝无共存

光明神的考验!

夏雨眼中,众人经过圣塔米的“蛊惑”后,似乎连这种严酷考验的煎熬,也变成了一次充满正能量意义的挑战,狂热信念,弃了一切杂念积极应对。

片刻之后,众人散去。

鼻青脸肿,身体不知多少肿块淤青的吉尔、阿莫格勒、伊泰、摩卡多,每个人面上都洋溢出憧憬和干劲,和雷洛、吉尔一起玩到大的西瓦里却没有离开,帮助五人小队搭建过夜木棚。

没有武器,这里的针叶林树木动则二三十米高度,想要伐木的话,纯属异想天开。

众人只能用枯木枝干搭起一个简单的棚子,在上面铺满松针叶和苔藓作为屋顶,周围用木堆和积雪封闭,留下一个较小的门。

总算是一个小窝了。

六人齐心协力,在天黑前搭建完临时小屋,雪也变得大了起来,火光摇摆不定。

“呼!雷洛你这家伙,去年到底吃了什么?我看除了大地獠牙比利外,圣光骑士里恐怕就属你力气最大了,简直不是人,难道你也有什么特殊血脉遗传?”

西瓦里和雷洛、吉尔从小一起长大,都不是外人,说话也没有那么多顾忌。

“我的祖上可都是正正经经的圣光骑士,没什么屠龙勇士,别乱想。”

细心的阿莫格勒在小木屋里面收拾着,其他几人则在屋外烤火,维持着火种稳定。

有了去年的经验,众人知道这般下雪天一般会持续很长时间,温度会在此期间直线下降,每个人都想要吃更多的东西补充热量,但想要熬过这个冬天,必须要战胜这种意念,只能凭借有限的口粮和不停激发圣光之力,慢慢煎熬。

夏雨作出祈祷动作,喃喃道:“多亏光明神的指引,让我看破了虚伪,认清了自我。这一年来,我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煎熬中度过,终于获得了今天的成就。”

从夏雨这般虔诚动作姿态来看,简直是堪比阿莫格勒的狂热信徒,为了信仰可以不顾一切,哪有半分所谓的邪恶魔鬼影子?

吉尔挖出众人昨天捕捉冷冻起来的兔肉,又抓出一大把高油脂松子,大家平分后,用木棍穿起兔子,放在火上烧烤起来,油脂“滋滋”冒出,香气四溢。

“哎,爱情是男人进取的动力,赞歌上说得一点不假。”

吉尔哼唧着看了眼夏雨,转头朝着西瓦里嬉笑道:“你还不知道呢吧,这家伙娶了一位妻子,烧得一手好菜,那滋味,别提了。可怜的我啊,明年还得回阿尔法城继续深造一年哦。”

摩卡多也看向夏雨,适时插嘴道:“你走了以后,阿尔法城关于你和薇薇安的事已经彻底传开了,很多人都说是薇薇安给了你光明,让你迷途知返,完成了光明神的考验。”

说着,摩卡多自嘲的笑了笑道:“你也别多想,阿尔法城不比帝都,这么点人,人们的茶余饭后闲谈不外乎那点事。”

“恩。”

夏雨面庞浮现出一抹温柔笑意,缓缓道:“其实大家这么说也没错。”

不论是吉尔,还是阿莫格勒、伊泰、摩卡多,都有意避开了雅莉安娜的事,这位修女已经彻底坐实了引-诱圣光骑士堕落的罪名,没有人替她洗白冤屈,也没有人追究夏雨话语的真伪。

因为所有人都相信,这位圣光骑士绝对不会欺骗光明神!

“真的假的?”

西瓦里怪叫道:“我也有妻子啊,怎么越混越差?要不是老爸临死前算是给我铺好了路,别说仲裁者了,就算冬季野训有没有机会还不知道呢,哎。”

吉尔哈哈一笑道:“你还说呢,哈哈,要是让教皇知道他亲自洗礼的家伙竟然是一双臭脚,不知道当初还会不会浪费圣水了。”

都是自己人,打笑起来也不见怪。

木屋内,阿莫格勒收拾好地面,将所有透风的地方堵得严严实实,地面又细心的扑了一层苔衣后,这才走出来接过松子和兔肉,度过了真正意义上的冬季野训第一天。

……

夜晚。

西瓦里拿着一小袋松子作为报酬,回到自己的小队,夏雨五人则挤在小木屋中。

小木屋即使被堵得严严实实,唯一洞口又有保持不灭的火堆,众人却还是每隔一段时间便会被冻醒,不得不催动体内圣光之力稍稍活动麻木四肢,再次入睡。

而这般的艰苦环境,将要持续整整一个冬天。

第二天。

“咳咳咳咳……”

吉尔有些不适,轻微咳嗽着,众人却并未放在心上,这样的事情会持续一个冬天,谁都有可能生病。

天刚蒙蒙亮众人便爬出小木屋,不停的扒开积雪,以小木屋为中心在腐烂松叶中寻找着松果、松子,而阿莫格勒则将火堆中燃尽的碳灰收集起来,把小木屋内地面铺的针叶、苔藓层取出后,在下面扑了一层碳灰,再重新铺上针叶和苔藓。

不要小看这层木炭灰,想要在这里生存下去,非常重要。

“你们说,今年冬天我们还能不能有去年的运气,咳咳咳咳,再抓一头麋鹿?”

吉尔苦中作乐,一边扒开积雪收集松子,一边向众人问着。

一头麋鹿,不提多出的几十公斤鹿肉,最重要的是那张鹿皮,简直是冬季野训中的无价之宝,去年雷洛这伙人简直撞了大运。

“我劝你别想那么多,先把松子和木柴收集够了吧,虽说今年圣塔米愿意主持大家进击深层针叶林,但谁知道到时候会出现什么变故,而且圣塔米也说了,等最难熬的后半个冬天才开始。”

适时,夏雨以微妙不可察觉的婉转语气,朝周围几人扩散了对圣塔米的质疑,然而也仅限于此罢了。

“哎……”

众人虽然没有说话,但蛊惑魔鬼已经在通过潜移默化,影响到了几人思维,不再将这次进击深层针叶林探索看成自己的全部希望。

在英雄的领导力压迫下,蛊惑魔鬼还未找到新的矛盾点前,所能作出的影响暂且也只有这般了,实在颇感无力,与最开始的混乱设想形成了巨大反差。

过了一会儿后。

“恩?”

驼背许久的夏雨起身伸懒腰时,看到头顶针叶树的树洞,大约在十米高处,相对隐蔽,便朝不远处吉尔喊道:“吉尔,这棵树上昨天你们掏了吗?”

不停“咳咳咳咳”的吉尔看过来,摇了摇头道:“没有!发现树洞了?”

夏雨二话不说便向这棵针叶树上面爬去,小片刻后,爬到树洞处的夏雨不停的催发圣光之力,扩大着树洞口,显然已经有所发现。

另一边,一直在默默收集松子的摩卡多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举起一个头颅大小的冬眠乌龟。

“哈哈哈,看我找到了什么?”

乌龟、蛇、青蛙,所有富含蛋白质和热量的食物,都是冬季野训众人的珍贵财富,趁着积雪还没真正覆盖前必须全力搜寻,几个三大五粗汉子竟为这点意外发现露出纯净笑容。

看着众人为这么一点原始生存资材便开怀大笑的众人,便是夏雨的人类记忆一面,也不禁生出了“如果能够一直这么简单快乐活下去该多好”的念头。

但仅仅只是一瞬间,这般念头便被蛊惑魔鬼一扫而空。

就像自己和手中松鼠不能妥协,无法共存一样,魔鬼和这些灵魂生物同样没有共存的可能!

重庆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北京国仁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贵阳出名的癫痫病医院
保定哪个医院去治白癜风
银川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