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文学编辑程永新:“华语青年作家奖”的理想也是文学同道共同的理想“毕业”

2020-04-03 05:59: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有论者最近对80后作家张悦然文章《我们能够带着理想走多远》做出回应,肯定了张悦然对80后文学的自省,并认为80后作家“在稍稍懂事以后,就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删除了集体、经典、传统、责任、使命等一直以来我们的文学传统奉若神明的东西” ,同时表示, 80后作家应“赓续50后、 60后、 70后作家群体的薪火”“重视并传承20世纪中国现代文学的优良传统” 。

张悦然在文章中表达了对80后文学的遗憾:“这10年中我们其实并没有说出甚么”“我们并没有带来甚么新的文学式样或是文学思想”“整个80后文学看起来很热烈,可其实并没有任何沉淀” 。笔者以为, 80后文学需要这样的反思,但不应仅限于80后创作群体的反思,文学先辈、批评者抱持着本文开头论者旁观或俯瞰的眼光审视80后文学,恐怕不妥。

常有批评者称, 80后文学在市场经济、消费主义浪潮的冲击下,与50后、 60后、 70后建立的文学传统产生了断裂,他们从集体主义的大陆飘流而去,搁浅在个人化叙事的孤岛。但我们不能不承认,作家的成长有赖于时代和环境的哺养。不同时期的作家,创作风格必定悬殊;同一个作家在不同的时代,也可能创作出大相径庭的作品。基于这1共识,笔者以为其实不存在“一代人的文学” ,只存在“一个时期的文学” ,故而不宜把对80后群体的偏见转嫁到80后文学上。真正值得当代文学的所有在场者反思的是,当80后创作者成长之时,文学给予了他们甚么?

今天,在批评者话语指涉下的80后作家,是以韩寒、郭敬明、张悦然等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者为代表的80后创作群体。尽人皆知,新概念作文大赛的举行,挽救了当时面临发行窘境的《萌芽》杂志。对此,文化学者肖鹰曾有论断,为逢迎青少年读者,这1赛事让参赛者走出了“应试” ,却走进了“应市” ,即为市场需求而创作。每届获奖者的遴选,定义了这个群体乃至这一代人的创作方向和审美取向。

80后的父辈们,有许多是读《青春之歌》 《林海雪原》等当时的文学经典长大的;一些当代优秀作家,其创作的先导者,则是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等文学巨匠。相比之下,从郭敬明拼贴抄袭日本漫画、网络小说仍甚嚣尘上的《幻城》 《梦里花落知多少》 ,和安妮宝贝、沧月等70后作家充斥港台言情风格的畅销作品中,足见这1群体文学启蒙之阙如、文学营养之匮乏。这类匮乏,既是批评者所谓80后文学之断裂的本源,也是80后文学并未断裂于这个时代的明证。日本漫画、网络小说、港台言情是消费时期的选择,但同时也揭露了在80后发声之前的10几年乃至2十年间,传统文学并没有给予他们充分的影响。可是,当其横空出世时,有多少批评者只把他们当做不系之舟任其逐流,而并未从80后身上,见出文学本身的症结,亦从未把他们纳入文学研究的视野。

文学是一个整体, 80后文学的问题,是文学的问题,而不完全是80后的问题。文学研究者邵燕君曾在批评电影《小时期》的文章中自问:“80后的文化是自给的,如今又在哺养90后,我们这些先辈到底为他们做了些甚么? ”笔者以为,反思并不是问责,而是警省。每一个时期的文学都不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它是先行者的影,亦是后来人的光。如果每一代文学群体,都把本身当做文学营养的供给者,经常反思自己的创作将对后来者产生怎样的影响,而不是一味地指责后来者于传统的叛逆与疏离,所谓的断裂当有所弥合。

(编辑:李万欣)

汉森四磨汤的主要成分
糖尿病胃轻瘫腹胀怎么办
痛经可以喝益母颗粒吗
缓解背部肌肉酸痛的动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