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心理禁区 第一百九十六章 留下来

2019-12-04 08:31: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心理禁区 第一百九十六章 留下来

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陆然下意识的地屏住了呼吸。

林月容看向陆然。

“陆医生,你很聪明的。你应该知道,在那样的环境下,我会产生什么样的想法。

在那个,除了我们,空无一人的草地上,唯独只有一个池塘,

而他说,那些女孩们,都被他留在了这里。

所以,我有了那种可怕的猜想,你是知道的吧。

但是,他走到了我们的身边,温和地拉起了我的手,从池塘边,朝草地上走了出来。

他还是和先前一样,没有奇怪的举动

,也没有突然露出狰狞的面孔。

我想,他的确是我的朋友,可能是我刚才胡思乱想罢了。

而后,他又带着我们原路返回,从刚才的那扇门走进去,回到了他的家里。

‘你们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回到那个客厅,我们继续在那条长沙发上坐下。

他站了起来,准备去做点吃的。

他朝客厅的另一边走去,这个客厅实在太大,等他走到另一头的时候,距离我们至少有十米左右的距离,我只能看见他的背影,停在了那里。

我站起来,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在那里,依稀有一些厨房的摆设。

厨房间不是用门隔开的一个独立的小房间,我依稀能看见,那里,有一排紧贴墙壁的大理石制的水池和碗柜,台面上是灶台,旁边还有一个冰箱。

他要亲自下厨吗?

我决定过去搭把手。

我朝那里走了过去,走到了他身后,我问他:‘需要帮忙吗?’

‘哦,不用,一会儿就好了。’他很客气的道。

我看他在砧板上切着菜,锅里烧着汤,还冒着热气,我站在旁边,插不上手。

面前是一个大冰箱。

我想打开来看看里面装着一些什么食材。

冰箱只有一个上下一体的门。

我伸手,稍一用力,就把冰箱打开了。

冰箱的温度开得比较低,一打开就有一股缭绕的白雾涌出,有些朦胧。

我探头看去。

和一般的冰箱结构有些不同的是,冰箱里的空间被中间的一层玻璃隔板分成了上下两个部分。

但是上下两部分的温度都很寒冷,是连通的,并没有冷藏和冷冻的区别。

在那层玻璃隔板上,放着一袋袋的蔬菜和肉食。

然而,映入我眼帘的,却不是那些食物。

而是,在那些堆放着的食物旁边,有一截白色的,光滑的肉体!

我直起了身子,倒吸了一口凉气,往后轻轻退后了一步。

等冰箱里的白雾散去。

我终于看得更清楚了。

有一个人,有一个人低着头,坐在冰箱里!

她全身裸.露,低垂着头,长发自然地散落。屁股正坐在中间的那层玻璃隔板上,双手自然下垂。

原来,刚才我在食物旁边看到的那截白嫩的肉体,就是她坐在玻璃上的臀部!

她,她怎么会坐在冰箱里?

她还活着吗?

眼前的一幕太,太近,太恐怖,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也被冻住了一样,一动也不敢动。

我不敢伸出手去,碰一碰她,也不敢就此关上冰箱。

我呆立在那里,看着她身上已经结了冰的皮肤,还有那一头因为冰冻,而僵硬结晶了的长发,心里冷到了极致。

死了,这个女孩,已经死了。

我的脑子,在冰冷的空气里,忽然清醒了许多,我想起他刚才说的话,他说,他把女孩们,留在了这里。

留在了这里!

我不寒而栗,我害怕极了。

我颤颤巍巍地把冰箱的门,一点、一点地关上。

我不敢看他,只听见他依然用温和的语气对我说:‘我把她们做成了人偶,留在身边。’

我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恐惧,我看也不敢看他,不回头地往回跑,抱起了我的女儿,往门外跑去。”

说着话,林老师的眼神里,流露出了恐惧。

但是,却又停了下来,张着嘴,没有说下去。

“然后呢?”陆然神情紧张地追问道,他一直屏着呼吸,听到了现在。

“然后,我就醒了。”

说完,林老师的神态,终于回复了一些轻松,她缓缓地呼出了一口气。

“醒了?”陆然的神经也随着这句话放松了下来。

他想了想,说道:“刚才听您的一番讲述,这个梦,的确让人感到诡异莫测,后面的部分,想必让您着实感到了惊吓。

我听着,也有几分惊悚的意味。

这是一个噩梦。

如果您感到害怕,是否尝试过忘记这个梦呢?否则为何会因为一个梦,而时常记挂,还搅扰了生活呢?”

陆然委婉地向林老师发问。

他被老太太的讲述,小小地惊吓了一回。不过说到底,这就是一个噩梦罢了,为什么要惦记呢?

“这就又回到我先前说的那个话了。”林月容微蹙着眉说道:“这个梦,它让我有一种很不一样的感觉。

我从来没有对一个梦,记忆得那样清晰。

整个过程里,我除了害怕,更多的,是感到难过。

他的行为,让人恐惧。

但是,我知道,他不会用同样的方式,来对待我、伤害我的。

我跑走了。

如果,他要杀害我的话,在先前的任何一个时候,他都可以杀我。

他只是请我去他家作客,他是我的朋友。

看到了他做的事情,那一刹那,我除了惊吓,更多的是难过。

一直到醒来,都久久不能平静地难过。

我想,他真的是我的朋友!”

“我想,他真的是我的朋友”。这句话从林月容刚开始讲述这个梦境的时候,就有提到过,此刻,她再次提起,陆然感受到了这句话的分量,很是不同。

在看到了一个如此可怖的场景之后,她的第一感受除了害怕,更多的却是为此而难过,这的确很像是一个朋友,会产生的心理感受。

但是,陆然此刻还是很犹豫,他要不要肯定林老师的这种理解和感受呢?

这会不会助长她那虚无缥缈的猜想呢?

他决定先不下结论,再用一个问题,让林老师,去反思一下。

“林老师,您说,他是您的朋友,也就是说,您可能梦到了一个朋友,可是,那样也只是一个梦而已。

无论好梦,坏梦,既然是梦中的事,又何必介怀呢?”(未完待续。)

胡忠医院怎么样
重庆五洲医院刘英
新乡治疗宫颈炎方法
杭州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大连治疗卵巢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