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不能接受孩子出生在出租屋里我选择了

2020-02-15 16:03: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能接受孩子出生在出租屋里,我选择了

从去年开始,“人口危机”一词突发式的席卷我泱泱大国,令所有人都觉得极其的费解和荒唐。

这种只有北冰洋、东洋岛国,欧洲小国和战乱中东才会遭遇的困境,怎会与我国扯上关系?作为全球人口第一,GDP第二的东方大国,昨天还在普及计划生育,今天就宣称自己出现人口危机,实在荒谬。

但这的确是事实,我们的出生人口正在急剧的下滑!

一、消失的baby

据权威机构预测,2018年我国的出生人口将减少200万以上,降至1500万以下,而2017年这个数字是1723万,2016年是1786万。

2019年1月3日,社科院发布的《人口与劳动绿皮书》预测,中国人口将在2029年达到峰值14.42亿,从2030年开始进入持续的负增长。如果总和生育率一直保持在1.6的水平

,人口负增长将提前到2027年左右出现。

2016年我国的总和生育率为1.62,在全球位居倒数,不仅远低于2.45的全球平均水平,还低于1.67的高收入经济体水平。2013年我国放开“单独二孩”,2016年放开 “全面二孩”,即便如此,仍未能扭转低生育率的趋势,中国的人口负增长已经势不可挡。

我国的计划生育1982年9月被定为基本国策,同年12月写入宪法。一些人口学者在90年代中期就提出2000年为调整生育政策的最佳时间,但是因为某些砖家的误导和严重误判,计划生育政策执行期限被大大延长。

在计划生育浪潮中成长起来的80后90后们,从出生那一刻,就坚定的认为,超生是违法的,多生是要付出代价的。多生一个娃,不仅增加了政府和国家的负担,更重要的是,降低了全家的生活品质、拉低了孩子的成功概率,在奔小康的路上又多走了一道弯路。

可以想像,让计划生育的忠贞信徒多生一个娃,堪比说服敌军缴械投降。

二、奢侈的准生证

生娃并不难,难的是给娃一个能遮风避雨、落户上学、生而平等、不被歧视的民宅一间。身处一二线的年轻人,能够设身处地的体会到,拥有一套能结婚生子的房子是何等的奢侈。

贝壳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08年在北京首次置业的平均年龄是26岁,2018年则是32岁,新北京人更是要超过35岁。

前不久,贝壳租房发布《2018年租房十大关键词》,从2015年至2018年,在北京的租房者平均年龄从33.08岁、34.13岁、35岁提升至35.56岁。

《2018年中国住房租赁白皮书》显示:北京租赁人口为863万,上海为951万,北京上海租赁人口占常住人口的40%,深圳80%的人都是租房居住。目前,我国租赁人口为1.9亿人,2030年将达2.7亿人。

即使不考虑2015年之前的房价问题,单单是这三年间,全国大多数主要城市房价都实现翻倍,而工资翻倍的人能有多少呢? 也就是说,仅仅这三年,买房难度就增加了一倍。

以前是三十而立,现在是三十而租。在年富力强,最该生育的年纪,却到处搬场。没人忍心孩子一出生就是“无产阶级”,低人一等,没人愿意自己房奴的宿命,也要代际传承。

国家是高估了人民的生育愿望,低估了房价的上涨幅度。

电影《超体》开篇中,摩根·弗里曼饰演的教授在讲台上述说人类发展史时,有一句经典台词:无论是构成蚯蚓还是构成人类的无数细胞,都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永生,要么繁殖。如果环境不适宜繁殖,细胞就会选择永生,也就是实行自行供给以及自主管理,另一种情况,如果生存环境十分适宜,它们就会选择繁殖,通过这种方式,当它们死亡时,能把必要的信息和知识传给下一代细胞。

现实的确如此,高耸云霄的房价,等级分化的教育、阶级固化的恐慌,让年轻人丝毫不敢懈怠,毕竟能保证自己一个人过上体面的生活,已属不易,哪敢轻易决定后代的人生。

低生育率不是我国独有,欧洲、日本也同样如此,问题的关键是我们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未富先衰、未富先老,未免来的有点早。

二十年的房价暴涨史,人们越来越信奉一句话:养儿不一定防老,养房一定可以防老!

如果说,高房价是最好的避孕药,那么,房产证才是实实在在的准生证!

三、情非得已

不可否认,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生育只是为了避免背负不孝的骂名,迫于祖辈压力而传宗接代。毕竟自己还只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如何完成养育重任。

现在的普通家庭,能够集三代之力培养出一个大学生,就实属不易,多一个孩子,就必定会分流有限的资金和精力,孩子成功的概率就会减半。每个普通的底层家庭都梦想能有飞出鸡窝的凤凰,每个普通的家庭都无法接收孩子继续普通,不成功就是失败,自己的起点可以低,但决不能容忍孩子也输在起跑线上。

80后90后的独生子女们,在面对4位老人赡养的重压之下,在没有兄弟姐妹分担的困境之下,哪有勇气响应国家号召迎接二孩的到来?让一个计划生育的产物,一个计划生育的拥护者,自己去打破心中的信仰,承担起独自面对社会的善变和生活的重担,何其容易!

房产证就是准生证。不愿意生,是不想孩子降临在没有产权的出租屋里,不愿意生,是怕每年都得以搬家来庆祝孩子的生日,不愿意生,是害怕孩子再体验一把从租房到蜗居的艰辛。

也许冥冥之中,我们在潜意识里是希望以此来抗议房价的高昂,以此来宣泄社会的不公,以牺牲繁衍的代价来奢求房价的下跌。

当一个社会,没有容纳年轻人的安居之所,不能给予孩子平等的教育环境、完善的保障系统、健全的养老体系,根本难以改变年轻家庭对生养孩子的忧虑。

四、进化论

世间万物都难逃自然法则,人类社会同样如此。

有钱有资源的富裕阶层,多子多孙,能够保证每一个后代都能获得最优质的教育和上位机遇,成材几率和对社会的贡献大为提高。

而中低阶层,根据自身经济状况,选择不生和少生,用有限的精力和财富集中培养。

让富裕阶层优秀的基因获得广泛的传播,这正是提高整个社会人口素质的合理途径,虽然惨烈、虽然不公,但更合理、更科学。不论你承认与否,现代社会仍然无法逃脱优胜劣汰、自然选择的进化论。

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就是,永远为下一代而活,积累财富的原动力就是代际传承,这也是我们用改革开放四十年走过西方国家上百年的秘诀。

当我们活着的目的和人生的意义就是为下一代铺平道路和积累财富时,这个国家才是进取的,但对当代人来说,则是极其残酷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