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阳世鬼差 第二十七章 古怪的无人村

2020-01-16 21:07: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阳世鬼差 第二十七章 古怪的无人村

我对这玩意不感冒,在我心里它就是个妖孽,哪里谈的上诚心,老妈倒是很真诚,双手合十一边祈祷,一边嘴里念念叨叨。∈♀點xiǎo說,

回到家里,我们奇迹般的发现老爹真的醒过来了,除了几天没有吃东西比较虚弱,其他都很好。对此我也松了口气,xiǎo酒抱着老爹就是一阵痛哭,边哭边説他真是担心死了。我对他一阵鄙视,亲儿子还在这呢,你一个干儿子马屁拍的倒是不错。

晚上我们吃了个饭,老爹感慨万分,他本来是个无神论者,现在也不由不信,不过好在是虚惊一场。

第二天一早,柳梦琪匆忙的闯进我屋里,马上到了夏天,我穿的本就不多,差diǎn就赤身相对,柳梦琪看了一眼,又匆忙跑了出去,我嘿嘿笑着穿好衣服,走出去,见她耳根子通红,不由得心里泛起一丝涟漪。

“咋了,出什么事了?让你那么着急忙慌的?”我没敢逗她,直奔主题。

説起正事,柳梦琪一下就恢复了本色,皱起眉头説:“千樱的从昨晚开始就打不通,我怕她会出什么事情。”

她不提我还真忘了这茬,夏千樱还在我们城里的房子住着呢,也真对不起她,本来説是来玩的,结果我们把她自己丢在那里。想起在上海时,浴室的那一幕,我心里不由得有些燥热,偷偷瞄了一眼柳梦琪,感觉应该差不多。

“喂,看什么呢,你有没有在听我説话。”柳梦琪声音愠怒,我抬头一看,她正怒视于我。

我干咳一声掩饰尴尬,吞吞吐吐説:“呃,应该不会有事吧,不行,我等会让xiǎo酒回去看看。”

柳梦琪白了我一眼,不在搭理我,后来我才知道他亲自跑去给xiǎo酒説去了。本来我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可中午吃饭的时候,xiǎo酒打过来説,夏千樱可能出事了,连房子都被翻的一团乱,让我们赶紧过去商量对策。

我一听就尼玛慌了神,这么一个大美女被人绑架会遭遇到什么呢?我都不干想下去,着急林锋、老孙和柳梦琪,匆匆赶向城里,一路上我们都在讨论究竟是何人那么大胆,竟敢入室绑人?

商量之后得出的结论,很有可能是林震坤干的,因为来到这里后,就跟他干了一架,估计他是顺藤摸瓜找到我们的住处想将我们铲除,谁知我们不在,就绑走了夏千樱,以他狠毒的个性,夏千樱如果落在他手上,那是十分危险的。

但林锋又道:“那天他也受了不轻的伤,不可能这么快急着来报复,也有可能是其他人干的。”

“其他人?那会是谁?”我百思不得其解。

林锋目光一闪,对我道:“你忘记了火车上遇到的妖灵了吗?之前王道兄也曾説过跟他们交过手,或许是他们所为。”

我沉吟一番,摇头道:“不太可能吧,就算是那人,他也不可能知道我们住在哪里,至少我们从没跟他们打过交道,因为那diǎn事情就绑人?”

林锋解释説:“能够将妖灵卖给别人当护身符的必定是邪道中人,邪道之人做事从不考虑后果,至于他们为何能够找到我们,我想跟那两只妖灵有很大的关系。”

柳梦琪焦急道:“林师兄有没有办法找到千樱姐的下落?我怕她会有危险。”我心中苦笑,何止有危险,电视里那些邪魔歪道残害女人的手段令人发指,更何况还是那么个冰山大美人。

快到城里时,响了,是xiǎo酒的。我接通后,就听到xiǎo酒压低的声音説:“枫哥,我通过线索找到了夏医生所在的地方,就在城北郊的一个村子里,你们快来,我先进去查探一下。”

我精神一震,交代他説:“你可以去查探,但不要冲动,一定要等我们到来,免得打草惊蛇,再把自己陷进去。”

xiǎo酒説了声哦了,就挂了。我收起,对他们説:“有消息了,xiǎo酒追踪到城北的村子里,説夏千樱就在那,我们直接赶过去,我来指路。”

城北郊总共就一个村子,名叫黎墟,这个村子我去的比较少,所以并不太熟悉,就是不知道xiǎo酒是怎么查过去的,柳梦琪接通了任浒的,让他带人过来,务必要保证人质安全。

开了十多分钟的车,到达那个村子时,我们发现这里出奇的安静。按理説一个靠近城市的村子应该很热闹,而且这还是大白天的,怎么会如此安静?一种不妙的感觉,渐渐涌上心头。

我快速拨打了xiǎo酒的号码,响了半天都没人接,使得我心里再度咯噔一下,这xiǎo子八成失手了。

我们一辆车开到这里,要暴露也已经暴露了,所以干脆大大方方的下了车。老孙挠了挠头,説:“不太对劲啊,怎么这么静?你们等着,我过去敲敲门。”

老孙跑到最近的一家红色大铁门那砸了半天,也没见有人来开门。我跟林锋迈步刚要走过去,就听后面有行车声,转头看去,几辆警车正在匆匆赶来,并且亮着警deng。

哐当一声突兀的响声,我心里一跳,忙回过头来,扫了一眼,面色大变,因为,老孙不见了!

我望向林锋,见他脸色沉着,目光锐利的盯着方才老孙前去敲的那扇门。我挪步过去,问他看到了没?老孙是怎么消失的?

林锋低声告诉我:“是被门给吞了。”我心里骇然,瞧着那扇红色大铁门,不明白,它怎么还能吞人?并且老孙那是一般人吗?

任浒带着二十几名警察赶过来,满脸堆着笑容,跟柳梦琪交谈。而柳梦琪至今尚未发现老孙失踪了。

林锋走过去,开口道:“请任局长带人封锁这个村子,不要让任何人进出。”任浒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柳梦琪,直到柳梦琪diǎn头,他才开始安排人员。

“孙师叔去了哪里?柳梦琪疑惑问道。我脸色不太好看,林锋则轻声説:“这个村子有古怪,你们不要动,我进去探一探,如果我出不来,你们就立刻请求支援,不可擅自行动。”説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看向我,意思很明显。

我无言以对,等他迈步走的时候,我叫住他説:“如果有危险就撤出来,不要勉强,我们在外接应你。”

他笑了笑説:“放心,那只是最坏的打算,这里还困不住我。”他这话里透出一股自信,这才是我认识的林锋。他迈步走向红色大铁门,到了近前,停住脚步,手里捏了个印,伸出触碰铁门,然而让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他的手竟然直接从铁门上穿了过去。

林锋回头看了我们一眼,毅然走进红色铁门中,铁门伫立在哪里,就如同是进入另一个世界的大门,我们静静看着,没有妄动。

一直到太阳下山,铁门那都没有任何动静。任浒在匆匆过来説了几句后,就回去写报告了,一个村子的人突然消失,那可不是xiǎo事,他不只要对上面报告,还要请求支援,不过以我的看法,支援恐怕是没有了,现在的人手都去捉鬼去了,哪有人管这些,况且陈国华知道我们在这,肯定让我们全权处理。

晚上一到,警察们就开始换班值守,我跟柳梦琪就打算在车上过一晚,等林锋他们回来。

月上东山,一层银霜敲敲覆盖了整个村子,好在夏季将至,外面并不冷,我们坐在车上,盯着门的方向,祈祷林锋赶快将人救出来。

八diǎn左右,这里就如同深夜一般,家家户户都一片漆黑,有种里面所看到的**那种的感觉,不过我开了天眼后,也没有看到一个魂魄在这里出现,吏字上面显示最近的一个也在村子二十多里外。

嘭嘭嘭!

突然间,大门那边有声响传来,我猛然起身打开门跳了下来,柳梦琪随后跟来,向着红大门跑去,但门前没有看到任何人影。

嘭嘭嘭,又是三声响声,这次我听清楚了,实在大门右边处的那家发出来的声音,那家也是没有一diǎn灯火,但却有响声传来,实在让人难以平静下来,且附近又没有鬼魂,那该会是什么呢?

我看了柳梦琪一眼,她对我diǎn了diǎn头,我们并肩一同朝着那家走去,这家人看起来并不富裕,门还是以前的那种黑色木头门,围墙也很矮,我们走到墙边的时候,里面还有声响传出。

那声音就像是有人在用转头砸墙一样,闷闷的,我一手抓住墙沿,轻轻用力,撑起身子,扫了一眼院中,并无异常,我给柳梦琪做了手势让她在这等着,但她不听,伸出纤细的手掌抓着墙,三两下就攀了上来。

无视我的怒目,她轻轻跃下矮墙,向着房门紧闭的堂屋走去。我无奈的摇了摇头,也跳了下去,厅堂屋门矮且旧,我们一到屋门前,里面的声音就停止了,似是发现了我们到来。

我与柳梦琪对视一眼,然后猛地一脚踹在房门上,房门应声而开,我拉着柳梦琪微微侧身,以防有人突然袭击。

云南省文山中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那里治疗银屑病
nk细胞免疫疗法骗局
清远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肇庆最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