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贵州煤企从寒冬期进入煎熬期

2019-10-12 21:37: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此轮煤市下行中,“西南煤海”贵州未能凭借区位优势独善其身,煤企同样遭遇了销售难、回款难、融资难,兼并重组尚未成功,资源税改或又加重负担,政府一揽子措施能否让黔煤浴火重生?

市场:需求不振倒逼降价

“煤炭企业已经从寒冬期进入煎熬期。”这是贵州一家煤企负责人日前发出的感慨。

贵州号称“西南煤海”,黔煤不仅是全省经济支柱,还占据了西南及两广市场。但2012年以来,黔煤也难逃低迷之势。

作为贵州规模最大的煤企,盘江投资控股集团同样感受到了市场的阵阵寒意。

盘江集团董事长张仕和告诉记者,该集团旗下有3家煤企,今年一季度共产煤282万吨,同比降10%,营业收入完成12亿元,同比降25%。3家煤企中,2家亏损,1家盈利,合计亏损0.5亿元。

另一家老牌煤企——水城矿业集团也面临生产经营困难。

据水矿集团一位负责人介绍,今年以来,由于受到经济减速、节能减排、北煤南运、大量进口煤涌入,以及西煤(晋甘陕豫煤)进入泛西南区域等因素影响,水矿集团区域煤炭市场份额大幅缩减,现在除了省内和云南部分区域外,仅存有广西少量和四川零星用户。

“这些都直接对企业的煤炭销售造成了较大影响。”水矿集团上述负责人表示,目前水矿集团各品种煤炭的吨煤售价较今年初下降了20元至40元,同比下降40元至130元,其中洗精煤售价同比降幅达每吨100元至130元。

“由于煤炭下游企业出现亏损,现金流倒挂,今年一季度,水矿集团煤炭产品回款率为75.85%,回款中应收票据达到87%以上,其中商业承兑占总回款的6.41%,占应收票据的7.3%,贴息大大增加了企业的财务费用。”上述负责人说。

永贵能源公司是近年来贵州省引入的一家外来企业,也是贵州省目前规模较大的煤企之一。今年一季度,该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减少约2.77亿元,同比增亏约1.04亿元。

永贵能源公司表示,2014年以前,企业在广西的煤炭销量每年可达100万吨左右、四川和重庆为80万吨左右、湖南为20万吨左右。但目前,广西、湖南的需求基本为零,四川和重庆的年需求量仅在40万吨至50万吨。

“省外走不出去、省内电厂限量”的销售困局,不仅是永贵能源公司的遭遇,也是贵州其他煤企面临的难题。

由于亏损严重,技术工人流失,贵州的煤矿目前开工积极性不高,消极观望情绪严重。事实上,贵州部分煤企已到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

增速:拖累全省工业经济增长

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贵州省煤炭经济运行形势严峻,一季度全省原煤产量3845万吨,同比降12.2%;销量3542万吨,同比降16.6%;煤炭投资完成35亿元,同比降43.6%;煤炭产量欠账500万吨,投资欠账77.5亿元。

“预计二季度全省原煤产销量及投资会有所回升,但弥补欠账压力仍然较大。”贵州省发改委副主任、贵州省能源局局长张应伟说。

在全省煤炭产能严重过剩的背景下,贵州多数煤企实行以销定产,全省煤炭产量延续了2014年下半年以来的下降趋势。截至3月15日,全省煤炭产业复工复产率达到84.6%,与电力和装备制造业的100%比较,复产情况并不理想。

煤炭销售也面临新挑战。由于周边传统煤炭市场受到挤占,加上省内民用市场对电力、天然气等优质能源需求的增加,以及化工、建材、冶金等行业的消费疲软,一季度贵州全省消费电煤975万吨,同比下降10.5%。与此同时,火电企业受利益驱动从省外进煤,日进煤高达600吨以上,省内煤企销售压力大增。

以上问题直接导致贵州煤价持续下滑。贵州省内主要产煤市(州)的5000大卡动力煤价格3月以来继续走低,同比每吨下降50元至100元,洗精煤车板含税价同比每吨下降140元至150元。

“煤炭工业增加值增幅收窄,增速首次低于全省工业增加值增速,拖累了全省工业经济增长。”据张应伟介绍,贵州省工业经济增加值今年前两个月累计完成522.63亿元,增幅9.9%;煤炭工业增加值累计完成104.7亿元,同比增8.5%。

“贵州省的煤炭经济,已从过去全省排名第二跌落到第四。”贵州省国税局相关人员告诉记者。

临汾好的妇科医院
武汉治疗牛皮癣费用
重庆男科
临汾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武汉治疗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