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我国古代男尊女卑为何还要让女主干政

2020-02-15 13:58: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国古代男尊女卑为何还要让女主干政

在我国古代社会,男尊女卑提现的淋漓尽致,但我国古代还是有不少女主对这男尊女卑的性别歧视作出极力反抗,譬如说武则天、吕后、慈禧,当然,慈禧是大家都反感的对象。既然古代男尊女卑,那么怎么会有机会让这些女主干政?

在中国古代政治的观念中,女主(太后主政或女皇)似乎是一个挺负面的政治名词,从儒家经典《尚书·牧誓》开始,就有以“牝鸡无晨”(母鸡不能报晓)讽喻女性不能掌权的理论基础

,后世又有汉武帝驾崩前以“主少母壮”为由赐死钩弋夫人的政治实践。到了近现代,出于对慈禧太后与江青这些女主的愤恨,我们便不断自我强化着“牝鸡无晨”的历史记忆,有意无意的将“女主”地污名化从历史照进现实。

但讽刺的是,牝鸡无晨的政治观念在现实政治中却屡屡被打脸。据朱子彦先生做过的一项统计,中国古代临朝称制的女主高达40人之多:秦国1人,西汉4人,东汉6人,北魏2人,唐代2人,宋代9人,辽代3人,元代11人,清代2人。

那么,问题来了,男尊女卑的古代中国为何不拒绝女主?在那个漫长的男权时代,如果女主政治还能顶住压力且大行于世,背后一定有一些极其强大的逻辑,以至于连“男权”这个硬约束都可以碾压过去。当然,这里有一个基本逻辑,即中国古代皇权是受限制的,合法性是需要得到士大夫阶层的认可与合作的,因此,我们可以默认的是,“女主政治”之所以如此有生命力,一定也是得到由男性构成的士大夫阶层的认可的。

女主政治虽然与“牝鸡无晨”的政治观念相背,但却与另一政治观念——“家天下”天然结盟。说白了,在皇权的观念系统中,男尊女卑固然是件挺重要的事,但“家天下”才是核心啊。保证皇权不被其他家族篡夺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女主可以为这一终极目标服务,什么男尊女卑这些小问题都可以暂时忽略。

在中国古代,女主的出现最直接的原因往往是皇帝年纪小,需要有人帮皇帝摄政。中国的政治精英们在不断试错中逐渐发现,什么大臣啊、什么王叔啊,都特别不靠谱,要么极其跋扈,要么直接就改朝换代了,只有太后(女主)才是最靠谱的。祝总斌先生在《古代皇太后“称制”制度存在、延续的基本原因》一文中指出,与其他办法相比,女主在维护幼主帝位免遭篡夺和保证王朝统治的延续上,保险系数要大得多。

太后为什么靠谱?因为是亲妈呀,母亲总是要维护亲儿子的皇位吧。对此,一个似乎成立的反例是武则天,这位“武周”的开国皇帝不就是抢了自己儿子李旦的皇位么?

但是,武则天还是将“皇嗣”的位置留给了李旦。事实上,武则天不是没有考虑过将皇位传给侄子,这样做的好处也“显然易见”,“武周”将可以由武家人传承下去,武则天这个开国皇帝才会更有意义。但正如狄仁杰曾对武则天进言的那句话“姑侄之与母子孰亲”,在这么没有争议性的问题面前,武则天果断选择了“母子”。而到了晚年,武则天的政治安排则明显趋向于废掉“武周”,她一驾崩就让儿子恢复李唐吧。

即使是武则天这样在历史上素有“虎妈”形象的女主都舍弃不了儿子,其他儿女心肠重的女主就更不用说了,他们的执政除了满足个人对权位的贪恋之外,根本目的还是为儿子守住江山。

用“母子亲情”来界定女主与皇权的关系,很可能还是太狭隘了。在中国历史上,也有一些太后与小皇帝的关系并非是母子。祝总斌先生曾有言,即使幼主并非亲子,由于二者在制度上仍是母子关系,“女主”同样因幼主方能取得至高无上地位,因此必然要维护其君位。

或许可以这么说,除了“母子亲情”之外,在制度上,女主与小皇帝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命运共同体。在中国古代的政治结构中,女主的出现自然会导致“外戚”这一政治势力的兴起。但从根本上,女主重用“外戚”不是为了撼动皇权,而只是为了培育自身的政治势力。当“外戚”企图篡夺“皇权”时,女主从来都是选择站在皇权这边。在中国帝制历史上,从未有“母后”同意父兄篡位的先例。

作为王莽的姑姑,太后王政君自然曾是王莽政治上得势的最大支持者。但当她得知王莽的最终目的是改朝换代时,自称是“汉家老寡妇”,痛骂王莽是“狗猪不食其余”,坚决与王莽划清界限。

还有一个例子是北周的杨太后。当他听说父亲杨坚(后来的隋文帝)要篡位时,也极其愤怒,这还是考虑到当时的北周静帝并不是杨太后的亲生儿子。

在父子相承已成为传统的帝制时代,母权没有传续的途径,并且是皇权的天然维护者。正是基于这一考量,无论士大夫阶层如何出于男权价值观反感女性当政,最后都只好“放任”并支持40位女主的出现。

除了作为皇权的天然维护者之外,在帝制时代,女主政治之所以得以在士大夫集团不断的“半推半就”中延续,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可能就要归结于女主不错的执政绩效了。

这背后的意义在于,第一,女主通过自己的执政成绩部分破除了“女性不适合搞政治”的污名化观念;第二,用现代的政治观念来看,“绩效合法性”也有其生存空间,换句话说,即使你的政治模式有违于主流政治价值观(男性做皇帝),只要你经济搞得好,老百姓有东西吃,你就有了继续执政的合法性。

甚至可以说,中国历史上的女主的平均执政成绩要高于男性皇帝。在我们很多熟悉的女主中,其中不仅不乏“大帝”级别的,更重要的是,其中基本没有沦为底线以下的昏君暴君这一级的。

有趣的是,女性易出伟大政治家这个似乎很普世。如果要搞英国历史上最伟大国王的评选,伊丽莎白一世和维多利亚女王一定都是前几名的种子选手;在俄国历史上,除了彼得一世以外,另一个可以被称作“大帝”是叶卡捷琳娜二世;西班牙的伊莎贝拉女王,她是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赞助者,也是现代西班牙的缔造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