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不准倒扁集会赤裸裸的民主倒退编制

2020-11-18 15:46: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准倒扁集会 赤裸裸的民主倒退

台湾《联合报》今日刊登社论说,倒扁总部发动环台行动,遭到南部绿色执政县市的全面封锁,仅云林、屏东两县同意红衫军集会游行。在民进党执政下,民主自由理念日渐倒退萎缩,这是明显的例证。

否决倒扁活动的绿色县市长中,不乏当年参与党外民主运动的人士。如今权力到手,即忘了昔日抗争目的为何,忘了民主价值何在。果然,换了位子,就换了脑袋。

“集会游行法”被称为“恶法”,主要是它将“宪法”赋与人民的集会自由权交由行政权来核可,只要所托非人,便容易造成变相的箝制。但即使是“集游法”,也未授予审核机关拥有绝对的片面否决权,而是在避免重复、冲突或维安等情况下,可以对场地及时间的使用进行调度。从这一点一些乘客为了图方便快速到达一楼看,绿色县市长对境内倒扁活动作全面性的封杀,完全是滥用行政权。

社论说,再看这些县市长所持的理由,千篇一律是:不希望发生暴力冲突,不希望浪费警力资源等。这些消极主张,都是从行政机关自身的立场出发,未从人民的需要考量。为了行政上的方便,而压制人民集会言论的积极权利,这不仅缺乏民主素养,根本就是反动。当民进党县市长煞有介事地高谈“安定”的大道理时,他们的心态与言词,和“戒严时代”的国民党“政权”何其肖似?

倒扁运动发起至今廿余日,红衫军大体维持了和平理性。其间,数度在中南部县市发生零星冲突,他们都是被攻击对象,而非施暴者。以这样的纪录,只要绿营政治人士约束其群众,地方警力略作有效部署,即能防止暴乱事件发生。不闹场,就不会有冲突。

社论指出,事实上,自从台湾“警政署长”侯友宜一怒之后,各地警察采取积极作为,反制群众为所欲为的气焰已经收敛许多。让守法的公民受到保障,这才是台湾社会应该追求的境界;可惜,这些绿色县市长却以唯恐冲突为由,公然剥夺守法群众的集会游行权;这种做法虽足以向陈水扁表态效忠,却也暴露了自己的无能和怯懦。

在南部七县市中,云林县长苏治芬和屏东县长曹启鸿均以“尊重人民集会权利”核准倒扁集会,算是做到了依法行政。相形之下,最令人不解的是高雄市长叶菊兰。十七年前,其夫郑南榕为了争取“百分之百的言论自由”,不惜自焚牺牲;现在,她一手批准挺扁团体举办数十万人的集会,另一手否决倒扁群众的集会申请,她相信的是百分之几的言论自由?

社论说,对于绿色县市的封杀,施明德批评是“没有戒严令的戒严作风”,以及权力“合法化的堕落”;这种沉痛,所有目睹过台湾民主转型阵痛的人,都应该不难体会。靠群众运动起家的民进党,如今对群众运动却充满畏惧,难道不是因为它愈来愈远离人民了吗?即使在自己执政的大本营,都只能靠行政权来阻却人民的合法集会,这不是民主的倒退是什么?

从陈水扁执政的“锁国”,到绿色县市长的“锁县”,可以看出从“中央”到地方的共通变化:不只是民主信念退化,同时也是自信心丧失。也正因为自信心丧失,所以需诉诸权力来打压异己;正因为民主信念退化,所以也就愈发不择手段、不顾观瞻。

社论认为,同样耐人寻味的是,冻省之后,“中央”到地方的行政层级虽然减少,但筛查出98名贫困患病母亲由于“中央”对财政权力的侵夺,加上“总统”独揽行政大权,县市首长的自主性反而大不如昔,甚至成为党的政策附庸。绿色县市联手封锁倒扁集会,他们怕的其实不是和平示威,更不是害怕群众冲突,而是怕政治不够正确,迎不到“中央”对自己关爱的眼神。

有人申请在台北市府前对马英九进行数日跨夜抗议集会,立刻获北市当局核准。相形之下,叶菊兰等只准绿军大游行,不准红衫客集会的作风,不仅可笑可耻,亦且可悲!

银屑病吃什么药有效果
TX营养
TX品牌
TX振东
分享到: